丹道要旨

《丹道要旨》是静功范畴,是炼养生气功最上乘的必由之路和唯一途径。它包含乾元功(男工修炼丹道之功),坤元功(女工修炼丹道之功),卧功和外丹功。

第一节 乾元功

一、乾元功简介

乾元功即男子修炼丹道之功法,其功分四大步,三十六个层次。即筑基炼精(祛病延年之果,筑基之后证人仙之境),炼精化炁(脱胎换骨之果,证地仙之境),炼气化神(长生不死之果,证中乘神仙之境),炼神还虚(与道合真之果,证大罗金仙之境)。此功每一大步又分九个小层次,四九三十六层天机,合天罡之数,与道家三十六天之说大罗天相通也。

二、乾元功三调

1、调 身

乾元功调身,随着功夫层次的升华分为散盘、单盘、双盘三式。

散盘式:散盘之法以心意静定为主,全身放松,将身形平坐,然后以左足压于右小腿之下,右足放于左腿之前,两小腿十字交叉,两手成太极手印,兜放于肚脐之下,不得前仰后俯,保持虚灵正直,平和自然,垂帘闭目(两目微闭,稍露一线光,如不能入静,开目一扫,即“青龙神剑斩妖邪”。肝为木,肝通目,木为青龙也),两目凝视眉间祖窍,逐渐静定。

单盘式:其身形类同散盘,仍然保持心意静定,全身放松,正直虚灵,将身平坐,以左足压于右腿之下,右足压于左腿之上,手势仍取太极手印,闭目垂帘,方式如散盘相同,故不复叙。

双盘式:又称天盘,和以上两种盘式一样,保持心意静定,正直虚灵,将身平坐,以右足放于左腿的大腿上,左足交叉放于右腿的大腿上,手势成无极手印,两足心朝天,两手心朝天,头顶百会朝天,乃取五心朝天之势也。仍闭目垂帘,凝视两眉间的玄关祖窍,速而静定,故不冗言。

2、调 心

调身的同时,要凝神聚气,存想元始天尊头戴紫金道冠,身着黄色八卦道袍,腰系黄色丝绦,足登黄色云履,净面慈祥,道气飘逸,五绺长冉,手捧玉如意,盘坐于三十六层八卦莲台之上,祥光万道,瑞气千条,庆云护顶,金莲盘旋,璎珞垂珠,金花万朵,金灯万盏,五色毫光,彩云飞腾,五彩缤纷,香风习习,仙乐阵阵,仙气缭绕,众仙侍座,神通广大,道法无边,主宰三界,统领十方,道光普照,功德无量,普度众生。存想天尊授吾金鼎玉炉,令印宝剑,金册灵文,灵符妙章。口中默念“空无松虚静,定悟慧圆真”。天尊为我传道护法,渐而寂照静定矣。

3、调 息

调息分三个阶段进行。一、初静坐时是自然呼吸,不要专门为呼吸而呼吸,久久静定,呼吸由粗而细,由短而长,由不规则到均匀。二、小周天功和大周天功。小周天时进阳火为武火,有为之吸,无为之呼;退阳符为有为之呼,无为之吸。大周天功时由自然呼吸逐渐过渡到胎息,口鼻呼吸渐断。三、大周天至十月胎圆之时,胎息全部形成,口鼻呼吸全断,全身都能呼吸,处于真息状态。

内丹养生功的调息是随着功力的升华渐进,自然而然过渡。

三、乾元功修炼

1、筑基炼精,祛病延年

法 语

太极之先天地原,上天下地祖窍安;

垂帘明心凝祖窍,精气神守炼大丹。

一性一命乾坤成,出玄入牝真种产;

杳杳冥冥圆光现,太上无极是真仙。

(1)筑基之理:人在未生之时为无极,阴阳相交(父母交媾之果)成为太极也。十月胎圆,分离母体,胎息变为后天口鼻呼吸,先天元神(婴儿诚朴之思)变成后天识神,由一岁至十六岁,加冕始成大人。丹田气满精足,而后情窦大开,男女相交,元精已泄漏。此漏既开,欲念难禁,纯阳健壮之体,日复一日,成为既漏之身,衣冠楚楚,装饰辉映,实乃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,奢侈贪婪者尤甚,帝王将相,达官显贵,早夭过半。常人衣食所逼,寒暑交凌,贫病交加,丧亡渐至,无常速到,不能长生永寿乃一大憾事也。其由既知,亡羊补牢也,行炼丹家百日筑基之功,将已漏之元精补足,返回到先天无极之体有何不可。百日筑基之后,已是祛病延年之果,神爽体健,百病不侵,延年益寿,其功效不求自得,此是修炼大丹之第一阶段也。

(2)筑基之法

古丹经云:“顺则凡,逆则仙”。顺则身中之精气随情欲直奔阳关精道,外肾勃起,男女交媾,生男育女,为生物之规道,后天造化之机,非人故意造作之为。这便是顺则凡。修丹道者,是把已泄漏之先天元精,逆行督脉,返回丹田,烹炼而成仙道也。筑基之功九层,以下分而述之。

其一层为:本尊护法,神安祖窍

正襟端坐,闭目垂帘。初炼静坐功者,一般先取散盘之势,太极手印,口中默念《太上元始无极大道歌》,精神内敛,存想本尊传道护法。何为本尊?本尊乃传道之本师也。本功最高本尊为玉清元始天尊,授功分级按等,最好是活着的传授丹道的明师形象。存想元始宝诰一篇,授吾金鼎玉炉妙符灵章。本尊法身迁吾之祖窍间护法。我之元神“真我”安于祖窍之内,双目内视(勿忘勿助),由浅入深,渐入洞房,渐入泥丸,登堂入室,己之元神,坐镇己之泥丸宫。久之静定,进入先天无为之境。有人误传,让本尊进入修者祖窍泥丸,将会进入幻境,此乃魔道,非仙道也。此是仙道与左道旁门之分水岭。修士谨慎为之。为师者不晓丹道,不可谬种流传,误修炼丹道之机,此乃损功损德之大过也。修丹道修什么?修我之先天之“真吾”,炼我之后天之精气神,返还为先天精气神。何谓“真我”,乃吾之先天之“阳神”也,应该常存这样的意念:“三界内外,唯吾独尊”。

其二层为:反观内视,凝神寂照

安神祖窍,不可后天意识过重,形成执着,要知道致虚,双目内视祖窍穴内,由浅入深,采取不可无意,也不可着意,取有意无意之间。年轻人意重,形成气滞;年老人无意,会昏睡气荡。不着空,不着相,这是修炼者最关键的一个环节。入静法有好多种,但高度的全身肌肉、关节放松为前提,万虑俱息,无有挂碍是条件,做到这些,很快就会安静下来。对静要有正确理解,是在意念集中神志高度清醒的情 境下出现的高度安静状态。只要做到“恬淡虚无,真气从之”,逐渐入静。古丹经上说:“念不起为之静”。所谓静,不是万念俱息,寂然无物,不是无意识的昏睡状态和“痴定”,而是在头脑高度清醒状态下有一个兴奋点,叫“一灵独存”。绝对无意识的状态下怎运行周天呢?本功要求默念“十字真诀”,实在不能入静时,睁双目一扫,叫“青龙神剑斩天魔”,然后收心再炼。反观内视要内视窍穴内(先松后视),久之其效可见。十六岁前的全真童身可达顿悟之境,直接法身纯阳,阳神六通,神证六通,达大罗天仙之果位(经师特殊助修才可)。

其三层为:登登入室,明心见性

《黄帝内经》中指出:“人的五脏六腑之华聚之于目,故人的真神藏于脑而显于目也”。陈泥丸真人说:“真阴真阳是真道,只在眼前何远讨”。古丹经云:“日月合并观祖窍,性光闪灼聚明圆,认得本来真面目,始知生死在泥丸。元始无极真妙处,玄中之玄天外天,由此凝神入气穴,伏命胎息结大丹。”道书中多处把左目喻日,右目喻月,双目凝神返观内照祖窍,由不稳定到稳定,由浅入深,逐步进入一个正心、诚意、断魔、正修之境。祖窍前颤动,舒畅快感跳动出现一明光亮,如粟米珠,乃真灵元性也,由微到显,逐渐静定。先天体质好者,悟性高者,眼前会如电闪雷鸣,震开泥丸宫,元神真性显出,明合碧玉,三界十方虚空皆白。奇观妙境不可言传,任其自然,不可追求,此乃性光灵明,元神真性也,即“真我”也。这样的境界会显多次,非是幻境和魔境。

其四层为:元神真性,勿着空相

古丹经多次指出:“道有根苗。根苗有性根命根之说,性藏于泥丸,命藏于海底。性命合则一,分则二。命因性生,性因命立。”即使明心见性之后(不达阳神六通之境),性光还是很容易被天魔外邪干扰而隐蔽,仍须行寂照之功。寂照之功不可着空着相,陷入空亡。何为空亡?空即枯坐,没有灵性。相有六相:一为浮相,杂念纷纭太多,静不下来;二为沉相,大脑昏昏沉沉,容易入睡;三为宽相,心意散漫,形态萎靡不振;四为意相,摄念用心太重,导致头胀胸紧闷气等(不舒适);五为色相,出现不正当的情欲念头;六为魔相,着于幻境有天堂美景仙姬妖妾来朝,或而妖魔鬼怪凶残动物,洪水猛兽来恐吓。修道者十难六相,半途而废甚多。修道本是超脱生死大关,天魔外邪岂奈吾何。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。

其五层为:换炉设鼎,寂照下田

老子在《道德经》曰:“道之为物,唯恍唯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”反观内照性光圆明时,就以双目之神光驭性宫内的性光寂照下田,使性命会合。修炼丹道的筑基阶段,主要是首先反观内照(祖窍)玄关,复我本性真元(元神),实质是以命养性的初级性功,然后再以性促命。这就需要以神驭性,在下丹田安炉设鼎,性命会合相交。道家文始真人关尹喜曰:“夫筑基之功,调药补精,炼精化气,收心以还虚,即收神固精养气之诀也。夫身内精气充实,骨髓坚实,方可入室下功,而求返还之道也。……心目内观,洗心涤虑,主静立极,外无所着,内无所思,空空洞洞,虚虚灵灵,元精方可补足也。”这个鼎炉在脐轮内下,两肾之间的广大区域(不是一点,也不是面,而是空圆立体)。道书讲:“前对脐轮后对肾,中间有个黄金鼎。”正此谓也。此气穴上通泥丸,下通会阴、涌泉,前下通阳关(精道),后下通尾闾之关。故曰“此窍非凡窍,乾坤共合成,名为神气穴,内有坎离精”。道家曰气穴,医家曰命门。命门旺,十二经皆旺,命门衰,十二经衰。命门生,则人生,命门绝,则人死也。筑基乃把人生立命之元精补足,这是立命之根本,丹道之基础,此步功故喻筑基也。修士首先知此气穴,即丹田之要冲,方可行补身之功也。

其六层为:午降于前,性命会合

安炉设鼎之后,须将离宫之真火(元神)降于下田,周天十二时,离宫是正午,真火循任脉降于下田,曰:午降于前,离宫之午火(十二时正午火旺)烧坎宫之子水(乃精也)的过程。“识得下田鼎炉在,须用午火烧子水”。仍须正襟端坐,凝神于下田气穴内,此层功要虚静自然,用意勿用力,双目内视鼻尖片刻,下移内视两乳间膻中内穴。随之,心止于脐下(下丹田内)曰“凝神”,气蛰于脐下(下丹田内)曰“胎息”。双目寂照下丹田内,曰“内视”。双耳听于下丹田内,曰“凝神、内想、胎息、内视、内听”,很不容易掌握。久之知而不守,先存后亡,虚心凝神,不着色相,不着空亡,虚灵不昧,存养寂照。勿忘勿助是真机。什么叫勿忘?守其清静自然;什么叫勿助?顺其清静自然,渐渐心息相依,神气融合,即性命会合。气浮神驰在初坐时是难免的,久之性宫之元神真性与命宫之元精真命缠缠绵绵,融融圆圆,方能坎水生真金矣。

其七层为:以离就坎,坎离相交

古人炼丹道,静坐密屋,行子午卯酉四时功(今人多行子午两时功),以离就坎,静坐一月余,渐而下田微觉震动,渐而胸中热气降于下田,渐而下田温暖,渐而震动遍及全身,达于四肢,渐而督脉血液由脊后起,进夹脊、玉枕、明堂、鹊桥、重楼达于下黄庭。此非小周天通,乃血液通,与阳精过关入黄庭不同。离宫则外阳而内阴,坎宫则外阴而内阳,以离就坎,坎离相交,呼吸由口鼻呼吸逐渐达到绵绵不断的胎息状态。《道德经》云:“谷神不死,是谓玄牝,玄牝之门,谓天地根,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。”何为天地根?天为玄,为阳,指性宫。地为牝,为阴,指命宫。静坐到一定阶段,修士可体会到上田玄关内一股气循脉而入下田,混混沌沌,酥酥麻麻,若存若亡,自然形成,非后天执着,丹经上叫“出玄入牝”。

以离就坎,实质上是降心火于下田。白玉蟾曰:“内炼之道至简至易,惟欲降心火入于丹田耳。”盖丹田乃坎宫属水,性乃离宫属火,火入水中,水火相交(即坎离相交也),而真阳生(真种产矣)。正阳真人曰:“降心火是南辰移入北辰位”。石杏林云:“以神皈气内,丹道自然成”。刘海蟾曰:“我悟长生理,太阳伏太阴”。许旌阳真人云:“与君说破我家风,太阳移在月明中”。先天离宫中元神(真火)相交于坎宫中元精(真水),勿忘勿助,久之呼吸相含,神气相抱,玄关窍开,真种产生(活子时一阳生)。

其八层为:取坎填离,天南地北

老子《道德经》道体章讲:“此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”两者是指性窍与命窍。性窍在上为南,命窍在下为北,先天八卦曰:“地北(命窍)天南(性窍)”。出玄入牝为真息,真火熟炼阳精即是真阳之气(炼精化炁)萌发的过程,就会孕育灵根,成就“内丹”的不坏根基。这个过程反复多次,又叫“百日筑基”。其实“百日”非是百日之时,有的年轻体健,二月即可补齐;有的年老体弱,时间要超出百日。

何谓取坎填离?在长期的性命会合,阴阳相交的筑基过程中,坎宫真阳之气取代离宫内的真阴之气。用八卦符号表示为:坎卦为( ),离卦为( )。坎宫中的真阳去取代离宫中的真阴,坎卦变为坤( )卦,离卦变为乾( )卦。人体是太极图,取坎填离是人体由后天向先天转化的第一关。由太极复归于先天无极,这是修炼丹道的最上乘境界,这便是道书上讲的“逆阴阳而返先天”。南华真人庄子在其《逍遥游》中喻北南二溟。北溟即命海,南溟即性海,鱼则是在人体的太极图。性宫外阳而内阴,命宫外阴而内阳,是太极图的两个阴阳鱼,喻示着阴中有阳,阳中有阴。鱼化而为鲲鹏扶摇直上九万里,喻真阳之气为九,九为八卦之老阳也,标志着真阳之气极。解喻《逍遥游》者甚众,文学家和丹道家概念不同。其实,庄子作为道家学派的传人与代表人,他主要是喻养生。战国时期就开创了人体真气运行的内丹术(当时未命名为炼丹)。庄子在养生上是取虚无自然之势,在文学成就上是气势磅礴的大家手笔。

取坎填离又叫还精补脑,人的脑细胞神经发生质的变化,通灵慧彻,天智顿悟,先天潜意识逐渐开发,现代人有把人体生命科学叫做潜科学,自然界的客观物质经过人的制作输入程序,功能千奇百怪。人体自身这个小宇宙也可以通过高级修炼,发生质的变化。这个变化分两个方面,一是自身客观祛病延年,二是智力达大彻大悟之境。

其九层为:真阳萌发,子升于后

筑基补漏在小周天功毕之后,才完全达彼岸。笔者把补漏筑基之境达一阳复生(活子时)专门划归一步,让修士明了筑基之不易。筑基也分二小步。先由性宫入手,接宇宙全息(炼何门派,接何派本尊),安神祖窍,收心炼己,直到玄珠如黍米出现,光灼灼,明圆圆,亮晶晶,性光灵明,明心见性之后方可性命双修。有人说:明心现性是佛教术语,这是不确切的。佛教是外来宗教,一切术语加上汉文化色彩。比如,佛教只讲地水火风四大,江湖上人们把八卦五行也混谈为佛教文化,其实这是不知中国传统道家文化同化了外来宗教文化。上田玄珠炼纯,再移神下田,重新安炉设鼎,性入命宫,性命会合,性命双修。道是修丹道的真谛。有的自名大师已成仙成佛(其门徒自吹),连“禅修”和性命双修的概念也搞不清。“禅修”悟性只出阴神;而“性命双修”才出阳神,其果是“真人”,又曰“仙人”。例入《道藏》的部分所谓经典丹道之作和近现代的气功之作,伪言不少,谬种流传,使纯朴的少见多怪的善男信女们误入歧途。比如转法轮,连编造法轮者也不敢炼,其编功法也不知法轮出自何处(指术语)。也不知,道为本,法为末,妄称大----FA,连道和法的本末关系也混淆不清,妄称佛,妄称大师,伪言伪功谬种流传,毒害世人。何谓法轮?道家的丹道功术语,原意是指大小周天功和卯酉周天功,它是在元神进入先天阶段以神取气自然运行。柳华阳在《慧命经》中标新立异,把丹道功的术语“运河车”命之曰“转法轮”。细推柳之丹道炼法,无非是道家功法加上佛家名词术语而已。无知者后天有为的在肚里安法轮,转法轮,人们的身心受到损害,进入魔幻之境,甚至杀人。试问哪有修真之士杀人为上天堂呢?笔者警示修真养性的善男信女们,多读道书,辨明是非,其实仙道至简。伍冲虚云:“一神一炁,一性一命即为天仙”。仙途唯一,烧香念经,求神礼拜乃其仪式,唯具心性命双修,方成大道。吃斋念经数十余年,老态龙钟,疾病缠身而亡,岂不悲哉。笔者曾在华山邂逅遇高道,促膝恳谈问道,道者深得陈抟老祖真传,曰:“遍观丹道诸书,伪言甚多,明者甚少”。他赠诗云:“丹道典籍千万卷,谁人识得玄中玄,一性一命是至理,除此别无天外天”。另有武当道士也云得张三丰丹道真传,谈论数日,最后戒余云:“禅修双修自识辨,先天后天明丹典,阳神阴神要分清,枉费功夫轮回转”。两位高道诫儆之语,也可警示修真养性者吧。

吕祖曰:“当行神往下田之功,将虚无元神轻轻送入真人呼吸之处,蛰藏于坤炉之中,主静立极,沉之又沉,静之又静,不无不有,先存后亡,直将身心沉静到无可之乡,此乃一点真意,虚灵性光,伏而不动……玄关窍开,真种产矣”。这个真种是一阳复生,即活子时。修炼者下田精气渐旺,如醉如痴,酥酥绵绵,真息畅通,万籁俱寂,性感快意,两耳风声,外肾勃举,真阳生矣。修士可行小周天之功烹炼,至此炼功者身心发生变化,耳聪目明,百病不侵,金丹小成(开始结丹),祛病延年,按照仙分五等之说,已得人仙之果矣。

2、炼精化炁,凝结圣胎

法语

前对脐轮后对肾,其间形铸黄金鼎,神气之宅呼吸根,缠缠绵绵阳根生,巽风坤火运河车,六候橐籥自分明,一阳升兮三阳止,采炼水源晓浊清。

(1)化炁之理

性命久久会合于下田,坎离混合,相互运补,天地既立,一阳复生,元精化为元炁?熏必然过关寻道逆而上行九天矣。其路循下鹊桥,闯尾闾关,沿督脉上行过夹脊关,冲过玉枕,经上田至明堂,渡上鹊桥,下十二重楼,抵下黄庭,封固鼎炉,武火采炼,文火温养。是时也,元精化为元炁,元炁化为金丹。满口香香甜甜,天池玉液经任督冲三脉,分灌四肢百骸,婴儿圣胎始结,渐渐辟谷绝荤,凡胎俗骨渐换,身体纯阳之气增生,发自返黑,齿落更生,肌肤光泽,少者更壮,老者返少,遂至静定生慧。

此时身心发生质变,气为阳气,血为阳液,骨肉为阳质,风雨不能侵,雾暑不能入,疾病不能染,胎骨已换,长寿健康之躯已炼就矣。丹经上曰“服食过关”。正指此步功也。万物有坏,惟空不坏,万物有形,性空无形。此时人之身躯尽管发生了变化,还未到万劫不坏之金身,仍未避免轮回。修者至此,百尺竿头,再进一步,激励奋进,再炼再修,再上层次,行周天运行之功。何谓周天运行之功?周天运行图可说明这步功。人体分上中下三田,子午卯酉象征着春夏秋冬四大季节,十二时辰为一天之数,进阳火六时,每时吸三十六之数,乃216爻,退阴符六时,每时呼二十四之数,144爻,合周天360之数,故曰“周天”。真气运行打通周身经络穴位,这种命名是科学的。尽管古丹经把炼丹中的真气运行各有提法,笔者认为叫周天运行比较妥当准确。周天运行是彻底的补身之功,分大小周天,此功圆满,人之身心又一次飞跃。

(2)化炁之法

人体的阴精如釜内之冷水,水冷则为液,加温达沸点,水化而为气。下田之阴精,经过反观内视,离宫之真火烧坎宫之阴精,下田黑暗无光,久之下田有温暖之气,光亮显出,久之阴精如釜水沸开,化为先天元炁,急行采炼之功。此步分九个层次来叙述:

其十层为:元炁奔马,勒紧阳关

何谓勒阳关,即入手调药补精,有四个步骤:神、采、炼、养四字真诀。神是指下田出现活子时;采是鼓动巽风用武火采药;炼是通督脉逆行(上行)任脉降下,返归坤炉(下田)烹炼;养是指丹炼成时不能进火,要温养浴沐,否则有伤金丹。在活子时出现时,人的元神处于寂静之境,明此四事,加之正觉正念,不使先天元精化为后天浊精泄漏。修者的主要方法是双目反观内视泥丸,其元精自然不泄,尽管是瞬息之间,至关重要(万古不传之天机,笔者直泄,恐遭天谴)。

其十一层为:吸撮抵闭,渡过鹊桥

活子时出现,修炼者不要慌乱,身心静定自然,明白神采炼养四步以后,但行这四步是有科学方法;采药的诀窍是“火逼金行”。火指先天元神(不是后天意识,而是以神驭气),完成炼丹的过程。这个过程方法即吸撮抵闭。吸是鼻中吸气,撮是撮提肛门,抵是舌抵上腭,闭是目闭上视,反观寂照。这是一个自然协调的整体动作。用后天呼吸来完成采的过程,吸是这个动作的核心,从子开始,经历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(乾顶百会)共六时,为进阳火。进阳火吸者有意,呼者无意,尽管急迫,也要讲究自然,循序渐进,以真意(先天元神)驭真气,循督脉上行过(尾闾、夹脊、玉枕)而 达百会乾顶。通过阳关——肛门——尾闾易漏气处,叫渡下鹊桥。有人担心真气易泄,只要行功正确,鹊桥易渡矣,自然不漏泄。

其十二层为:闯过尾闾,运转河车

真气渡鹊桥之后继续以意领气,鼓动巽风进阳火吸气。因尾闾穴久闭不开,火候不到阳气不足,力不能过(年轻力壮者一气呵成,过关),可以不强其过。在阳精不泄的前提下,仍旧寂照下田,混合神气,气机足后自行闯过,非后天转空铛的识神意导。真气冲过尾闾关,督脉如银河,真气如河中之车,巽风(三十六吸)如帆,鼓动真气循督脉上,丹经上曰“运河车”。

其十三层为:春意盎然,逆攻夹脊

下田阴精未化元炁时,用四季来喻为冬,时辰来喻为子。随着阴精化先天元炁(元精),真意鼓动巽风逆督脉上行,就像冬季过去,进入春天。冰河消融,大地复苏,春意盎然,逐渐向夏季过渡。阳气充盈后,势如奔马,一举冲过夹脊关,也是阳春三月。这关渡过,不可着意再运河车,应该休息一场。

其十四层为:卯时必沐,逸兵利战

《大成捷要》录正阳真人钟离权一段当机妙诀,其言曰:“进阳火,退阴符,是后天之呼吸,引动先天之气机,封固已毕,第一吸进阳,子升三十六吸,为一时。丑寅二时再行七十二吸。一时三十六,共三时,一连一百零八吸。到卯时沐浴,神住夹脊,默记吸数三十六,有觉有照而无为也。谓之大休息一回。数足三十六,再行辰巳二时七十二吸。共五阳时,一百八十吸,卯时不算,沐浴若在其数六阳时,共二百一十六吸。古曰:“乾用九……六,亦四策四采之数”。九为老阳之数,六为老阴之数,升为九,降为六。玉枕是头的最后部凸出部分,长期枕卧,容易闭塞,元炁怒而上行斩关夺锁,一举冲上乾顶昆仑也,此时已达正午,像四季已至盛夏,阳火盛极,果实(金丹)欲要成熟,必经秋熟冬藏两个季节。

其十五层为:阴符退六,酉时定浴

正阳祖师钟离权在“小周天度天机”口诀中又指出:“进阳火神住上田,退阴符神住下田。午降二十四呼,为一时,未申二时再行四十八呼,一连行三时,共七十二呼。到酉时沐浴,神住黄庭(膻中穴内,中丹田),默记二十四呼,再行戌亥二时,四十八呼。五阴时,得一百二十呼,沐浴不在其数,酉时算上,六阴时,共一百四十四呼。古曰:‘坤用六,亦四采四策之数,亦是呼吸之用也’。进阳火二百一十六吸,退阴符一百四十四呼,合周天度数三百六十数,乃乾九坤六,乾旋无差误者,仙道乃成。差之毫发,失之千里,沐浴仅防危险,我自一丝不挂,万缘皆空,有何难哉。万古不泄之天机”。正阳祖师最后说:“吾今演出周天度数,炼药之秘诀,渡尽群生,以满心意,若后学之士,知之不可轻言也。”

降阴符也非易事,也要过三关,上关曰“祖窍”(玄关),前中关曰“膻中”,前下关曰“神阙”。上下鹊桥有的处理方法主张下垫肛门,上夹鼻孔。笔者认为不妥,这样阻碍气行,坠入后天所为。真正炼功得法,下阳关,肛门精自不泄气自不漏,其肛自提,上鹊桥,自然鼻不透气,舌舔上腭形成飞丹过桥之势。

据说张紫阳真人泄露天机,传道匪人,三遭天谴,知之不可轻言也。钟离真人又云:“非此火符,别无结丹之理,火珠不能现形,再无入圣之机”。修真之士,阅尽丹经千万篇,自古火候无人传,所以火符至尊至贵,为口口相传,心心相印,万古不敢轻泄之,秘密天机,知之者可不慎哉。

其十六层为:采药归炉,封固炼丹

伍冲虚真人曰:“药既皈炉须用真意封固。停息从伏神气,即是运周天子时之头。故曰:子时有沐浴之候,即此也(其实子午卯酉四时皆有沐浴之候也)。封固者,闭塞耳目口三关,有凝神聚气温养之义也。停息者,非闭息也,是不行采药故虚之法,将神气随吸入,俱伏于气穴(下田)略停一息之倾,盘旋于丹田之上,待息起,随呼出,接吸之际,以神驭气,气垫丹田,外想不入,内想不出,痒生毫窍,肢体如绵,恍惚之间,心性复灵,其妙真有,妙不可传。凝神入气穴,归炉封闭严,以烹以炼”,结成金丹。

笔者再把李太虚真人产真种天机推荐给修真之士,其言云:“玄关窍开,有一连开二三十次而后止,有一连开一二十次而后止,久暂原自不同。人之神气,皆日主动,夜主静。气至神知,运一周天真气愈炼愈旺,气动机愈勤,日夜并进,时刻不懈,一日行三五周天,以至十余周天,彻夜而无休歇,渐渐觉得精化为气,其动机日日减少,昼夜之间,又渐渐退至三五周天,觉气机随动而消,不能充玉茎,阳兴即衰,随兴随采,运行周天,万不可神离下田,走泄神气,三宝分离而无矣。谨慎行持,功勤效速,而炼精化气,作出真景实验也,玄关窍开一次,行周天火符一次,谓之颠倒阴阳。三百六十息,久久马阴藏相,火足药灵,龟头缩回,周天数足而阳光三现(掣电两眉之间)。行七日采大药之功矣”。

炼精化炁的小周天功的四步种采炼养。小药归炉后要知止火。李太虚真人这段话,既是指小周天的全过程,也是每一次小还丹的过程。火候最重要,当知阳光三现必须止火,否则真火焚丹,炉灶倾倒,反促人寿。古丹经多处指出:“接命之时,便是伤命之时也”。修者务必悟通道书,参透玄机,明师指教,而后为之;自作聪明,伤天害理,误人误己,天理难容。望修士听吾中肯之语。

其十七层为:断荤绝谷,身显纯阳

修炼丹道要做到饮食有节,起居有度,吸为胎息,绝谷定慧。一般人把不吃辛荤叫断了口福,大谈辛辣荤肉之后天营养,不知修真之宗旨是绝谷定慧。上阳子曰:“下手入静,先绝食腥荤香辣之物。盖腥荤之物味主沉浊,食之气粗而难伏。香辣之物,性之轻浮,食之必致先天之气散而不聚。要知存乎理者,禁食腥荤香辣,专持清斋。素食淡饭,以除原味,不食过饱,过饱则伤神;不食过饥,过饥则伤气。饮食要调合得中,饥则加餐,食可则止。次节即饮食之道,后世修真,不可不知也。”今人传授大丹,略此一节,以为次要,导致丹久不结。

辟谷是小周天功渐行完毕,真气旺盛充盈,逐渐过渡大周天日月合璧后出现,是客观的产物。有些功法门派,条件反射,强制辟谷,只不过是像骆驼一样耗尽体内脂肪而已。辟谷过后又复食,原一日三餐六碗,加为三餐九碗,令人一笑。真正的辟谷天机是丹道功小周天(小还丹)半辟谷,大周天(大还丹)全辟谷,自然而然功到绝谷定慧。强行为之,违道之旨(编者按:公允而论,身患疾疴,短期行辟谷,也有一定治疗作用)。

缘督子曰:“变为纯阳,如果心牵世味,而食不绝,则阳不纯,即有阴魔来扰之患。盖有一分食,即有一分阴魔。如欲阴尽阳纯,必窥破世味,斩断尘缘,方能顿足生慧,而绝谷不思食矣。如果绝食速,则得定出定亦速,若绝食迟,则得定出定亦迟。而能绝食入定者,若念头不住,心多感思,火寒丹冷,元神不能守乎气,则又化为呼吸之气,变为交媾之精。人心不绝,欲念不消,终不能绝食,难皈大定,尽败前功者有之。直待金液降完,璇玑停轮,当加净肚除梦之功,直至世味永绝,昏睡全无,则胎圆而神全矣。

辟谷由半辟而达全辟,开初辅助蔬菜水果而已,最后全辟,一果不食,滴水不饮,绝谷定慧而容颜妙美,神清气爽,仙风道气飘逸。

其十八层为:日升月降,日月合璧

百日筑基,炼精化炁是修丹道的根基,如同盖房子先筑根基一样,房基固,其房坚;房基毁,其厦倾。炼丹道是人体生命科学范畴,它是尘世上最不容易办到的第一难事,错之一毫,失之千里。丹道真功非仙人真传,谁能为之。有人几个小时通周天,几天通周天,乃欺世上无知之人,然也真有人相信鬼谈怪话,令人可笑。筑基要按照丹道规矩,踏踏实实,一步一个足印,锲而不舍,金石为开,否则就会像崂山道士一样碰壁。

小周天功接近圆满时,一般不会再出现活子时,人体任督脉周天不时的运行着。十二正经,十五别络全部打通,奇经八脉已开过半,孙络和人体穴位也开过半。这时仍需神蛰气穴,反观内视,如鸡抱卵,向大周天过渡。倘若一阳不生,外肾少举,元神处于先天状态,可以先天真意存想一轮红日循督脉上行升入乾顶泥丸,然后一轮皓月顺任脉下行至脐内海底,再端坐寂照,如果再有一阳复生,再行采炼之功。

终而复始,久久行功,身中阴气,时时减少,阳气日渐充盈,布满全身,肌肉筋骨皆有变化,自然不食不饥,不饮不渴,体发异香,发白返黑,步履轻健,脱胎换骨矣。日月合璧,由后天存想助之,到自然的形成,标志着圣胎已快圆满,全部绝谷定慧,六根震动,到神俱六通之境,三华聚顶,五气朝元,珠落黄庭,这是大周天阶段的功行。有时小周天功也会有日月合璧象(这里阐明,后不再叙,修士自记)。第二步功满,可谓地仙之果。

3、炼气化神,圣婴胎圆

法语

坎离相交圣胎圆,金液玉露育灵芽

珠落黄庭三华悬,日月合璧气朝元

七返九还丹光灿,神证六通神通现

上迁天谷至内院,阳神出壳是天仙

(1)化神之理

炼精化炁之功已毕,身心经历了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。丹基已结,内丹还未成熟,因小周天是小还丹,大周天才是大还丹。法身还未纯阳,阳神“真吾”还未尽现。身中元始祖炁,亦如婴儿在母体子宫内气血养成,不同的是凡躯婴儿顺生,阳神是修炼者在丹田中神炁合一,交媾而成灵胎仙体,十月胎圆,随化而出。婴儿出生,阳神而成的灵胎仙体出壳,皆是自然之理。此乃元炁成法身,法身纯阳,出壳之后已达中乘神仙之果。然后再行炼神还虚之功,大罗天仙已定。

(2)化神之法

下田筑基炼精化炁之功毕,应重新换炉设鼎,行大周天炼炁化神之功。小周天是借后天口鼻呼吸行真气运行天机,进行炼精化炁,将后天浊精化为先天元炁(阳精)。小周天有度数,大周天无度数,是借先天真息(胎息)孕育圣胎。此步尽管不讲周天度数,然而神不离炁,炁不离神,相依相恋,龙虎交媾,金公木母,黄婆牵线,真铅真汞,婴儿安宅女,五行攒簇,七日混沌,大药过关,五龙捧圣,圣胎圆润,十月胎圆,阳神出壳矣。

其十九层为:开合橐籥,胎息先天

身要天盘,五心朝天,炼大周天化神之功。心印经曰:“回风者,会旋其呼吸,气之喻也。混合者,因元神在心,元气在肾,本相隔远,及生气不驰外,神虽有之,而不能用者,无混合之法也。故此经示人用呼吸之气,而回旋之,方得神气归根复命,而混合之,方得神宰于气,而合一。倘无回风之妙用,则神虽在宰气,亦未知气曾受宰否?此为炼金丹至秘至要者。若用至于百日之工,则灵验已显,气已足而可定,神已习定,久而可知,故小周天回风法之火,所当止也,小此而下,皆言小周天火足当止”。

又曰:“不刻时中分子午,无爻卦内定乾坤”。百日筑基,小周天火候,实际是开合橐籥能运气,真息绵绵口鼻断。

神为气子,气为神母,神气相逐,如形如影,胎母既结,即神子自息,即无气不散。伍冲虚把伏气也看得极为重要,不伏气神气不依,神气不合,胎不能结,口鼻呼吸不断,先天真息焉存。切忌把胎息作为后天避气的方式来炼,导致气滞穴闭,疾病侵体。胎息是在意守下田气海时自然而然形成的。不能伏气,胎息不成,胎息不成,何以结胎。

道经云:“我命在我,不在天地。天地所患,人不能知,至道能知,而不能行。知者,但能虑心绝虑,保气养精,不为外境爱欲所牵,恬淡以养神气,即长生之道毕矣。”小周天功毕之后向大周天功过渡,由炼精化炁向炼炁化神过渡,结圣胎,育圣胎,逆生胎,胎息至关重要,胎息真气的运行很难言传,不是妖人和左道旁门伪言所知,修者要自体悟。

其二十层为:蛰藏真息,周天归大

周天度数同为三百六十五度,何有大小之分?小周天之谓一阳复生,烹炼运行督脉任脉三百六十呼吸一周之为也。炼时运行周天,不炼时周天不行。大周天之谓大药发生,真气永运周天,川流不息,绵绵不断,永久长远,直到胎圆阳神出壳之为也。

左玄真人曰:“初行大周天火候,神住息停,身心入定,不过蛰藏八九十息,半刻之顷为一周,渐渐入于大定,蛰藏一百八九十息,一刻之顷为一周,蛰至一千三百四五十息,一时之久为一周,蛰藏一万三千五百息,一日之久为一周,以至入于大定,或十日一月,或百日十月为一周,而元神元气,随呼吸之气俱化为一团灵光,无昼无夜,普照常明,日魂月魄,一时停轮,如命将绝,然绝后复生,乃见化功。如何死后又有复生之验,此系立命之正子时。当铅汞相融,万虚俱寂,入于混沌之窍,一不小心谨守,神离窍舍,丹走鼎外,接命在此,伤命也在此。死心入定,凝神于窍中,而为紧要之口诀。古曰:当初一念转动,坠入苦海,我今一念主静,渡过彼岸。生死轮回,皆有一念耳。其初非息火猛烹急炼,而乾金不能出矿,其继非神火绵密温养,而金不能变化,四大威仪一空所有,时时返照,刻刻内观,火候到时,自然性月当空,则阴尽阳纯矣。”

胎息及由蛰藏大周天同时而形成,静功双盘的修炼和侧卧的静功修炼都能行之,卧功其效更佳。笔者认为,陈抟老祖的卧功就是一种蛰藏大周天,又叫做“蛰龙法”,修者可体验而炼,功效益进则炼,不进则忌炼。总之,元神守窍,神不离气,气随神驭,反观内照,其效自验。

其二十一层为:换炉中田,五行攒簇

胎息的过渡用蛰藏大周天,修炼丹功应由下田迁往中田叫“换炉设鼎”。今有人说:“人身无处不丹田”。此说导致元神散乱,气荡不归窍穴的危险,修士勿上此当(须知只有上、中、下三田)。修士要知下田筑基,中田育灵胎(圣胎要灵,故曰圣胎),那么鼎炉由下黄庭移至中黄庭谓换炉设鼎也。怎样换炉设鼎?笔者认为,是“心肾相交,以气补气,炼气化神”。在小周天元精化元厢的基础上,龙人虎穴,完成心肾相交,提取肾中真阳之气,曰真土擒真铅。下田气满气热如煎,虎人龙宫,心肾相交,离龙坎虎,金公(肺)木母(肝)都向中央绛宫土釜汇集,肝心脾肺肾中的阴气在消,阳气在长,形成阴消阳长,这就是道书讲的“大药归炉,五行攒簇”。八卦五行鼎炉已趋完善,三关九窍全开,奇经八脉开通,又叫“九鼎八卦炉”。地涌金莲,性基命根已固矣。

筑基和小周天过程,玉池(口内)津液盈口,随即吞咽,这时会玉液盈口,香香酥酥,快如性感。中宫既定,中脉已形成,中脉实质是上通乾顶百会穴(又叫天门),下达会阴(又叫地户)降至两脚心涌泉(又叫黄泉)。伍冲虚真人讲:“周天功毕,中脉升降”。意即内息徐缓升降,尽性了命,修命了性,功臻上乘,神气相交,灌通五脏六腑,以至整个内腔,自头至足,表里经络,关窍点穴,无一不通。周天运行已停,中脉升降形成胎息,一呼而升达乾元阳顶(百会),一吸而降至坤元黄泉(涌泉),鼎炉已成,采炼大药,五行攒簇,滋育圣胎。中脉两头升降,又叫“无孔笛,两头吹”。

其二十二层为:六根不漏,大药过关

何为六根?乃耳、眼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六根不闭塞,人的后天意识很浓。七情六欲不断,很难返还到先天元神真性。用什么方法闭塞六根?这是修丹道中自然完善的过程。身不漏是指元精不泄。男人元精在百日筑基之后不漏,谓之斩白龙(女子断月事叫斩赤龙);鼻不漏是指真息和周天中飞丹形成自然上下鹊桥已搭通;目根闭塞,塞兑垂帘,目根已闭;舌根闭塞是指齿相合,舌抵上腭;意根闭塞是指一念不生,一意不散,六欲不起,六尘不染,实质是指六根清静。

伍冲虚真人曰:“六根不漏,自然有六根之景次弟呈现,将见以神主乎气,以气育乎神,直养到神气大定皈真,混为一体,结成金丹大药。自然丹田火热,两肾如汤煎,眼内吐金光,耳后若生风,脑中鹫鸣,以及身涌肢战,……大药生矣”。

大药过关是中丹田鼎炉已完备,药物人中田养育圣胎的主要环节。有鼎炉无药物是煮空铛,如沸水无米怎成良粥。过关自有真妙诀,丹经各说一理。笔者认为,纯阳真人吕祖之传较真。吕祖曰:“当大药过关之际,金丹在气穴,复动三次,当用真意引圣胎,自尾闾穴上升,如蛆行,似火熏,又似热气盘旋,自腰而起,拥上夹脊,此时要想夹脊有红黑二气,分拥丹走。自然火龙护右,水龙护左,慎勿开关,竖起夹脊默守圣胎,直待热甚气壮,渐次开夹脊,放气过关。一意想就,水龙护左,火龙护右,青龙、白龙、黄龙拥丹上行,五龙捧圣,以意引过,直抵玉枕,乃仰面脑后,掩闭玉枕上关,默守玄珠,慎勿开关,待热极气壮,忽然开关,以意引入脑宫,以补泥丸髓海。名曰“三华聚顶”(精气神三华),略停一息之顷,只觉口中甘露下降,状如雀卵,颗颗降下,似糖如蜜,累累下滴,鼻窍开(上鹊桥)须要谨慎,随觉随咽。过重楼一意送人黄庭(中田)。待大药降完,行卯酉周天一遍,然后行七日蛰藏之功,死而复生。自此以后,不行采炼小周天之功,亦不行进火退符。七日采大药之玄机,当行玉液,金液还丹,卯酉周天,左升右降,十月养胎之功矣”。

吕祖称为“纯阳之师”,乃其功采大药纯阳之谓也。修者要多读多悟此段话,过好大药服食之关。养胎生功,方保无虞。

其二十三层为:七目混沌,真景实验

薛道光真人曰:“大药过关,服食以后,谓之大河车,又曰五龙捧圣。服丹以后,必须先行卯酉周天一遍,团聚大药,然后主静立极,行七四大蛰之功。深入寂灭,大休息一场,混沌七日,轻轻寂照,绵绵若存,不即不离,文火沐浴,忘形无我,外不知有身,内不知有心,时刻不可有一毫之杂念,抱中守一,直至死而复生,如睡醒初觉,换过后天卦爻(离为乾,坎为坤),露出先天根苗。此时非用侣伴调水火,安保其全哉”。

修丹道讲“法、财、侣、地”,此时侣地至重。地者,福地,静室,无闲杂人干扰。侣者,乃师徒,师兄弟,非夫妇之侣也。护道助修,前几年一修者人七日大混沌之境界,其家人误认为其死,送入医院,输液打针而亡。医者不通仙道,七日不醒,要护道者用手轻拍其背,呼其姓名,自然复苏。不懂丹道,胡乱执着,坠人轮回,岂不悲哉。

七日混沌,大药过关有真有伪。功行不足者,后天执着,而无真景化现,实乃伪也。何谓真过关,李虚白真人云:“过关不真,服食模糊,则有真气散漫,元神无依之患。盖真正过关服食真功,而中宫必有胎息(先有下田胎息,后有中田胎息),静定之中,而任督二脉必有化景,或督脉化为天梯,或任脉化为宝塔,或中宫化为丹炉,或中下二田化为虚空大界(中下二田合为一田)叫坤腹,别有天地,非同人间。即一日之间,有数十种变幻,奇见奇闻等等不一。此乃真过关,服食之真景实验也。若过关杳茫,服食恍惚,而中宫必无胎息真觉,任督二脉必无化景,中下二田必无天地虚空大界之景象,势必寂然无所闻,茫然无所见,乃真气散漫,元神无依,岂不危哉乎。诀曰:运炼周天时,速而不荡,缓而不滞,后升前降,协宜关窍,开通真彻,有何危险哉”。

过关不真要重新找出问题,欲速则不达,补起前功,查漏补缺,以利正修。吕祖谆谆告诫,修士谨慎行之,当不谬矣。

其二十四层为:坎离交媾,金玉 还丹

坎离交媾分小坎离交媾与大坎离交媾两层,先是小坎离交媾金液还丹。

三茅真人曰:养胎以人定为主,若静定日久,自觉坎中一点热气上冲心位,当用真意引过尾闾,由夹脊透玉枕,人泥丸,如有物触脑,自上腭颗颗下降口中,状如雀卵,味似阳酥,化为金液,沥沥如淋水之状,香似醍醐,味似甘露。速当以意迎之,徐徐咽下重楼,以目送之,降于鼎炉之内,畅于四肢,美在其中矣。一连九日,咽纳不绝,如此一回,即行卯酉周天以收之,收取尽,将速以凝静人定,静养寂灭,此是小坎离交媾之妙也。

金玉还丹的日积月累,过渡大坎离相交的玉液还丹阶段。张三丰真人曰:自此之后,渐渐又人大定。又是日月停轮,璇玑不行,每到杳冥混沌之机,天机自动。坤宫忽然如雷震之声,腹中如裂帛之状,真气上冲,周流六虚,飞上泥丸,月窟生风,眉涌圆光,化为玉液,降在口中,如冰片之香,似薄荷之凉,随觉随咽,沥沥降下重楼,当用真意,送人中宫。如此七日,咽纳不尽。如此每回皆运卯酉周天收之,待玉液降完,即凝神人定,守中抱一。金液玉露还丹之景,皆从静极,无心中而动,千万不可当面错过,此乃大坎离交媾之妙。

何为卯酉周天?子午周天即小周天,贯通人体任冲督带脉,八卦为南北,又称坎离周天。卯酉即东西两方位,是按地支而言,按八卦为震兑周天,左升右降,四九三十六而定。再右升左降,四六二十四而定,此卯酉周天之度数。日月之升降收尽真阳,战退群阴,名曰收内药,以固胎圆。……还丹完毕,自然息住脉停,而现日月合璧之景也。此乃丹光浩放,此出真景实验也。

中宫温养圣胎,静定之极,不省人事,气息全无,六脉皆住,大定之中,只觉得从天降下,灌人泥丸,……此时金木交合之际,三宫气满(三田也),二气俱足,神气大定,恍如醉梦,万火万水,电闪雷鸣,真铅之气化为一轮明月,真汞之气化为一轮红日,日月相交,显于目前,日月交光化为金花两朵,状如仙丹,此是三华结成胎息,名曰玉蕊金花。三华与日月之光用真意定位,鼻吸丹田虚穴处,行卯酉周天收之。如此久之,丹光使印堂常明,曰:圣日圣月,照耀金庭是也。

坎离交媾,金液玉露还丹,日月合璧,妙难言传,修士待静功出现,勿用后天意识求之。

其二十五层为:皈根复命,神俱六通

张三丰祖师道:“日月合璧之后有一大难,大定之中……真火炼形,顶门炸开,只要死心不动,深人大定,万魔自退,急在眉间,黑球一团,其大如拳,觉得冷气逼人,即当以意吸人中宫,自然是甘露滴心,得其清凉自在,此正是十月结胎,得药之景也。抱中守一,入定百日,守住一灵性光,凝中下丹田,化为一虚空大界。行之七日,大开关,功夫到此矣”。

金液玉器还丹之后,乾顶金液,聚火载金,猛烹急炼,金炉火散;黄芽遍地,一粒黍米玄珠,存养久之,渐渐长大,色如丹桔,降人中宫,动机由此而定,此乃一粒元始宝珠。宝珠乃铅精髓汞,凝结如丹桔,在铅鼎之中,玄珠成现。外借太阳神火,内聚三昧真火,复落黄庭,行卯酉周天收之。久之,闭目却分明,开目极清白,珠落黄庭,乃明心见性之真功也。

珠落黄庭之后,必须凝神死心人定,前言只知有元神,轻轻寂照,绝不知有呼息绵绵往来,方合不有不无之义也。若坐至静定之极,不醒人事,气息全无,六脉皆住,小静一日,混沌无知,如气绝身亡一般,中静三日,大静七日,不可疑为坐化,是神气皈根复命之时,结胎养元之始也,正要伴侣护持,不可惊动人定之阳神,修士也不可因机而动,妄自出静,更当由气住,凝神入于大定。将见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矣。古云:人有生死,因有呼吸,苟无呼吸,自无生死,无呼吸便为人定,由息住,而胎稳如山。

归根复明之后,胎圆稳固,前有六根闭塞之举,六根震动之景,日月合璧之后,有神俱六通之验,深人大定,混沌无知,心窍忽然开通,上观天堂,下视地狱,三界十方,一览无余,此是天眼通也;能闻十方之音,如在耳边,天上地下,闻神人言语,是天耳通也;渐人大定,灵觉透露,能知十方众生,心内隐微之事,此乃他心通也;又能知我生前死后之因,无数劫来,是宿命通也;再静再定,复寂复灭,陡然心花开放,预知吉凶,又能隔壁见物,及风云雷雨之所,是神境通也;合前炼精不漏,到马阴藏相,是漏尽通也。名曰六通,是前采大药,六根震动之变化也。神俱六通以后,复有真空炼形天机。以上六通是罗状元真人的观点。伍冲虚真人说:“六通的关键是漏尽通,漏尽通是大丹成的第一步,先有漏尽通,然后才有其它五通。六通之境已证,修士要晦光韬隐,含而不露,不可妄用其慧,乃能成其大道,早露锋芒,必遭夭折而矣”。

其二十六层为:三部八景,五气朝元

养胎人定之后,经历真空炼形的过程,身中不适之感不可惊疑,只要死心人定,自然神通慧生,而六通顿足。

太乙元君曰:“神俱六通以后,而身中三部八景,即二十四真诸神皆现象,而为我护法神王。所谓二十四真,乃六根八识,三魂七魄也,皆有名字。”又云:“身中有九宫真人,不可不知也。心为绛宫真人,肾为丹元宫真人,肝为兰台宫真人,肺为尚书宫真人,脾为黄庭宫真人,胆为天灵宫真人,大肠为长灵宫真人,小肠为玄灵宫真人,膀胱为玉房宫真人。至道不薠诀存,真泥丸百节皆有神,不能一概而论。修真之士须要小心谨慎。到此时,见诸神现象必须见如不见,闻如不闻,死心人定,方保无失矣。”, 圣胎功近圆满之时,身中阴气消尽,各器官纯阳现象是自然现象,夫人体一小天地也(宇宙),修成金身仙体,自有洞天仙府,修士自悟。

日月合壁后,静极之际,然觉纯阳之气从涌泉上行,此时宜督升任降中下二田,用三昧真火烧炼体内阴邪,三关九窍,五脏六腑之垢殆尽。体变纯阳之躯,乃纯阳祖气助圣胎之天机也。勿误此机。

体变纯阳,彻底绝谷,谷绝阴断,斩断尘缘,方能顿足通慧,太和元气冲满其中,则胎圆而神全矣。终不见饥,五蕴皆空,六通顿足,保存灵慧,切勿妄用,神仙之道俱矣。

纯一道人云:“盖养胎人定,心不牵世味,凝神深皈寂灭,乃能性命合一,自然重生五脏,再立形骸(彻底脱胎换骨),无质生质,结成圣胎。一心主静,万缘俱息,外想不人,内想不出,终日混沌,如在母腹,方为活死人也。此时防气将尽,世上可乐之事,则心不动摇。,而心经真气自然吐露,化为红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前(昆仑为乾顶也);肝中阴气将尽,世有可怒之事,则肝不动,化为青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左;脾中阴气将尽,世有可欲之事,则脾不动,脾气真气吐露,化为黄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顶;肺中阴气将尽,世有可悲之事,则肺不动,肺经真气吐露,化为白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右;肾中阴气将尽,也有可恐惧之事,则肾不动,肾经真气吐露,化为黑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后,名曰五气。所谓朝元者,不须用法,依时其气静极自然上朝,将见青气出自东方,笙簧嘹亮,旌节车马,左右前后,不见多少。须臾南方赤气出,西方白气出,北方黑气出,中央黄气出,五气朝于上元,氤氲盘旋,千万别出看他,死心人定。古人云:神居窍而千智生,丹人鼎而万神化。“五心之灵,感天地之灵,则内真外应,外真内应,浑然混合,这段功夫,全以至静为主,不动为宗”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指出:“人能常清静,天地悉皆归”。则太虚空中自然显出一轮红,与我丹光上下相应,合而为一也。

五气朝元以后,息脉俱寂,静定之中,然而会出现心火下降,肾水上涌,五脏生津,百脉流通,心经上涌,鼻闻异香,舌生甘津,已绝饮食,昼夜不寐,夜间隔墙观物,预知前因后果吉凶之事,顶上红光缭绕,眉间涌出灵光,是仙胎药力初生,关窍开通,诸般景象,死心深入大定,盗天地万物正气之验也。

有时会有三宝现象之机,上中下三田内出现三座莲台,圣婴端坐三莲台,此是金丹之化机,勿着幻景,冥心人定,金莲自从黄庭出冲霄汉,散作金花缤纷降下,闭目凝神人定,以意留之,而金花皈依圣台,育我圣婴也。

其二十七层为:阴尽阳纯,十月胎圆

修炼丹道,养胎人定,是一个极严密的人体生命科学养生系统工程,差之一毫,失之千里,中黄庭行大周天功的过程,也是消阴长阳的过程,天魔外邪,人体疾病,不正确的意念,统统归结为阴魔。阴魔有三尸六识之谓,古人称三尸虫为:青姑,血姑,白姑,专门伐人身体,阻碍修道信心。修道者要斩三尸虫,净身心。六贼为:耳目鼻舌身意六个感官,它使修道者外欲重重,不宜人静。故曰六贼。在胎婴功圆时,魔境也现,进一步无极先天大道,退一步阴魔障路弥漫。修道之士断魔,是最不容易的一件事(近人把魔境作仙境,可笑)。

如果出现良景,天堂美景,琼宫琅宛,群仙朝贺,天书敕召,死心人定,不可着意动心。如果出现恶境,地狱恶像,神头鬼面,洪水猛兽,却勿当真。见怪不怪,其怪败矣。此是三尸六贼作祟。修道者要正确认识世界(什么是大道),正确改造自己(修道心法),方能消阴长阳,炼成“无极大丹”。

修道者要知道精分先天元精(阳精)后天浊精(阴精),神分为先天元神和后天识神,阴神和阳神。什么是金丹(大丹),用现代术语就是精和元神的化合物。丹就是圣胎,圣胎又叫“法身”,法身纯阳之后叫阳神,神证六通之境必须是先天状态下纯阳之功。性命双修才是唯一途径,其它手法皆左道旁门,坠人邪门,步人歧途矣。笔者回顾大干世界茫茫众生,悟者寥寥无几。

十月胎圆之后,灭尽静定之余,露出性光,静中外视,紫霞祥烟满目,顶中下视,一团金光罩地,不可着他,死心人定,自有金莲纵地起,白雪满天飞,金莲从地涌出,上透九霄,自然化为雪从天飞来,缤纷而下,以意留之。仍皈身中,育我仙婴,乃十月胎圆,止火候到矣。一旦天花乱坠,不知止火,婴儿又有火焚莲座之危险,天花乱坠是出定中宫,迁入上田之景到也。必须止火化神,不须再用寂照之功,只用一味还虚心在于元,俱入于无,而火方得止,又人定出定,出定者,离中田迁入上田也。人定者,凝神于合谷泥丸,使耳目重开,聪明再启。出定之时,在止火之日,倘在止火前出定,神必荡而远矣。若在止火后出定,神又顽钝而不灵矣。如果不知出胎之法,只能久住于此,不能超凡人仙,修者把握此良机也。

古丹经云:“气人脐为息,神人气为胎,胎息相合,名曰太乙含真”。圣婴功圆时,现“法身”与修炼一模一样。尽管“法身”具备六通之能,三华聚于顶,五气朝于元。但它仍像婴儿一样性体嫩弱,须修炼者重新换炉设鼎上田,返还到纯性功阶段,行三年乳哺,九年面壁之功,方能功德圆满矣。道书上把这一阶段的功谓之“中乘神仙”。

4、炼神还虚,乳哺面壁(与道合真)

法 语

天花乱坠火须止,五彩缤纷勿恋居;霹雳惊雷震紫府,电光闪闪九天宇。

乳哺三载心铭志,速去速回戒迷域;面壁九年无欲耻,虚无虚无大罗躯。

《丹道要旨》最后一步功为“炼神还虚,与道合真”。那么炼神还虚又是通过三年乳哺和九载面壁来实现的。

(1)还虚之理:

阳神养成,尽性了命之事已毕,无生死之患,修炼至此,圣体尚嫩,欲其慧光,凝结不散,须行调养还虚之功,乃能坚其圣体老成,如停止不前,未能法力广大无边,神俱六通而广大。阳神之为物,系人之灵性与祖炁相结合所成者也。虽为气体,较一切后天有形之物更为精粹,然犹有气性,仅限于祖厢界内,不能超人虚无之境,而于原始真空合体,所谓“与道合真”。元始天尊在天之最高处,三十六天之上——大罗仙境,皆喻“道”之极也(三清之言即道言),初出阳神之后,易于动摇,调养人定已久,方能镇静而不妄动,故定而又定,乳而又乳,行三年哺乳,九载面壁之功,务使气体全消,而与太空合体,合乎虚无自然之虚空,养成真空妙相之金身仙体也。修到“虚无元始”方为至矣极矣。

(2)还虚之法:

其二十八层为:超神上田,性宫悟真

南极老人云:“圣胎初脱,由中宫超人上田,上田乃是天宫内院。若无正觉主宰,不知不觉,当五色五音,蜃楼海市,宇内之奇观,杂投猝至。繁华内院一切境界,天仙诸神,千万不可交谈片语,百出相尝,真人一坠其间,鲜不昏沉而死,真人已死,前功尽废,真可悲哉。必须心定性定,死心不动,万般景象,闻如不闻,见如不见,真人方保无失矣”。据说刘祖插花真人,当神超内院,迷人繁华之境,而不能出昏衢,以登彼岸,所以有花街炼性一节。大周天之火候,从炼丹至此,是真是幻,一概不理,必须死心人定,方保万无一失者也。

由下田迁往上田是一个细微复杂的过程,一有疏忽,其功必败,古有无数个修士因超上田而前功尽废。现摘广成子迁上田之语曰:“当阳神由中宫迁上田,必须从十二重楼经过。十二重楼城綦重矣。惟是默然端坐,若有知无知,若用力不用力,但存一息千里,千里一息之念,才是倏忽过重楼功夫。功夫至此其细如丝,神也难传,自领自惰耳(多么不易,修士谨行之)真人过十二重楼起内苑,此时,天门将开未开之际,心若昏沉,阳神将杳然而飘荡。惟灵真不寐,昏默有所把握,将阳神迁往上田,寂照于上田泥丸之中。速引入灭尽,定而寂灭之。即凝神于泥丸,不着于上田,以阳神寂照于上田,存想三田化成一个虚空世界,无边无际,无内无外,空空洞洞,明明朗朗,阳神迁到囱门之时,千万不可下视,恐神惊怖,恋壳不敢出,此是第一层色身。虚空大界打不破,难出昏衢。自待内真外应,二火交光,开门自开矣”。

天花乱坠,圣胎功圆,止大周之火候,迁阳神上田的过程,修士可解为重新换炉设鼎于上田性宫天谷内院的过程,此节功夫一瞬间,稍有差错,前功废弃。百日筑基,十月养胎,付诸东流,彻悟广成子道祖之秘传,完好此节功。

其二十九层为:阳神出壳,身外有身

神迁上田之后,丹道功进入上乘的修性阶段,坐中自观三华聚顶,五气朝元之景,眼前有五色祥光,瑞霭飘逸,有时出现雪花一样晶亮点飞舞,出神之期至矣。

刘樵阳云:“阳神由中田迁上田,混合静定,待静极之际,忽然霹雳一声,轰开顶门(笔者阳神出壳时电闪亮灼如白昼,雷鸣震灵阳神)即当闭目冥心,凝神人定于天谷内院,觉得身体如在虚空,神气飘然,明朗不昧,逍遥自在,而色身之五官百骸,自不见有,五气自然凝结为彩云,拥护法身,此时演阳神出壳之功。或见音乐嘈杂,喜气盈盈,金童玉女,左拥右护,或驾火龙,或乘猛虎,自上而下,所过之处,楼阁观宇,人间帝王。一切魔境,不可着他,必须见如不见,闻如不闻,无人大过于我(三界内外,唯吾独尊之念),只管乘驾上升,左右前后,官僚女乐,随行侍从,留恋而不忍离,虽然终是教我过门不得,如此升降,不然其数,积习纯熟,一升而到天空,一降复归旧处。上下往来,绝无滞碍,自上而下,如登七级宝塔(三十六级宝塔),加上十二琼楼,一楼而复一级,候雷声响震,电光闪灼,红光遍界,紫焰弥空,二火交光,响震一声,顶门大开,一念思出天门之外,迁出凡身,身外有身矣”。六丈金身已显,化则为气,聚则成形,金身修成,八万四千根也放毫光,化作精光神将卫道护法。

天门打开,真人飞上太虚,头顶有不适之感,甚至疼痛难忍,切勿惊骇,疼过三日,自然安然无恙。此时恐阳神性嫩,迷而不归,应速收回金光阳神。

其三十层为:金光五气,护卫阳神

阳神出壳,身外有身,其状如炼丹者之姿容,是修真者第一次超凡脱俗,修士切勿惊喜,稍有差错,复为凡夫俗子矣。应谨慎修为。慈航道人云:“神即迁到顶门之上,顶门如同天门,脑宫即天宫,切勿惊怖,只管放心大胆,一志凝神,存想法身。一念思出天门之外,随即闭目往下轻轻一眺,如梦初醒,而身外有身矣。阳神初出之时,居于色身之旁,三四尺许,而身所有一切,万不可起视听之心。无论三亲六故,祖父妻子,诸仙众神来参,天书下诏,王母来请,或真或幻,一切境界皆当置之度外。一切莫认,一切莫染,切不可着他,只死心不动,绝虑忘情,一味人定,不睹不闻,静以待之,顷刻之间,而自己身中即透出一道金光或白光,大如车轮,现于面前,即用真意将法身移到光前,凝聚留恋,真意一定存想金光渐渐收敛,金光缩小如寸许,状似金钱,即将用意一吸,收入法身之中,而法身即人于凡躯。性海之内(上田)收回本宫,仍依灭尽定,而寂灭之,深人大定。古云:“金光为化形之妙药,千万不可错过,过此时如金光散去,未收再无有矣。终有留形之说,不能化无形者矣”。

道书和古神话典故多次讲腾云驾雾之举,大丹未成乳哺面壁未历者,只是符咒借外力而已。此是左道旁门之为。修真之士所驾之云,乃法身纯阳过程中自己炼就者矣。太极真人曰:“阳神初出凡躯,形仅三寸,盘旋左右,回顾莲坐,立即收入上田神室,寂灭静养,九九次(乃八十一之数),方布本身五芽灵气,此五芽之气,即静极之后,五气朝元之为也。照耀空中,化为五色祥云,然后再将本性灵光,运动真意射人祥云之内,化为一团金光,大如车轮,而阳神端居金光之内,其丹光余气,悉化为天魔外道,百般景象,引诱阳神,稍差着声色于闻见,阳神即一去不返,人于魔境,转生六道,世人认为坐化小成之果也。非也,前功废矣(尽管有人凡躯不朽,但为尸解坐化,未成正果,或曰仙去,欺人之谈)真可悲哉。此皆因炼未纯,心未真死之过也(识神灭)。必须一意守住金光,死心不动,一切魔障不着自退,待魔境退,金光缩小,须用真意照定金光一吸,连法身收回性海本宫,混而为一,静定之,久之以后复出之。此阴魔皆化为真神,现在眼前,于色身一样,方保无失矣”。

此乃阳神初出,初调养乳哺也。

其三十一层为:调养阳神,初行乳哺

阳神的调养,是神返先天纯之又纯的过程。何谓天仙?伍冲虚真人曰:“天仙乃性命元神”。一语道破天仙之天机。修者陷于迷茫,妖人胡乱用左道旁门术语欺骗无知者,终身修炼,愈修概念愈乱,陷于泥潭,遗恨终生。伍之一语,如霹雳一声,震开迷团,度出无尽苦海群生。调养阳神,又是度尽苦海群生的舟船。现把陈抟老祖调养阳神出人口诀简介之。

陈抟老祖曰:“阳神一出而不返,皆为炼己未纯之过耳。阳神出去,必须一意守住金光,死心不动,其魔可退。阳神不可轻出轻放,应速去速回,又恐见自己色身形壳,如一粪土相似。而阳神不肯复入,必须从旧路出入,不可回视,恐阳神见而生惧。俗曰:回头不识尸。总要演习纯熟,出则一步,即人回本宫。九九数足,再学第二步,收回本宫,以至九九数,向后皆同此意也。调至三年,先去西方,次去东方、南方、北方,上下统演三年,总过境不染,见物不迁,收纵在我,来去自如。一进泥丸,色身便如火热,金光复从毛窍问发出,倘一见可惧则怖生,一见可欲则爱生,田连往返坠入魔道,而难成正果。总以死心入定为主,喜惧哀乐不动为宗,此十月胎圆,三年乳哺之功。”

古曰:“神仙心如铁石。”是指阳神经三年乳哺调养之后,断七情,绝六欲,性体纯阳老练矣。

其三十二层为:三年乳哺,神通变化

阳神初行乳哺,不迷本性,尽管十月胎圆时已是三华聚顶,五气朝元,具备六通之功能,然则不能随意所现神通变化,尚需养成真空妙相之圣体也。故调养由生到熟,由近至远,由嫩到固。其方法即阳神初出,圣体尚嫩,欲其慧光凝结不散,必须调养,乃能坚固老成。法力无边广大,乃能神通变化。盖乳哺者,炼神人定之谓也。调之又调,乳之又乳,合乎自然之虚空,成就真空妙相之真体也。

白玉蟾真人云:“三年乳哺之功,七七存养之道,是必神还虚,凝神而人定,初调神出壳,旋出而旋人,依灭尽定而寂灭之,一定七日再调出,而旋人仍依尽灭定而寂灭之,一定二七始,再调出而旋入。一定三七始,调出旋入。一定四七始,以及五七、六七、七七始,调出而旋入,渐次调养,三年而后已。”

彭鹤林曰:“前所一定七日,非谓七日,与七七日之内绝无动机,纵有阳光透出之景,即当以意留之,收入法身内,依灭尽定而寂灭之……必定当到出定期,再出神。出收方法依旧。”

东华帝君曰:“其调神之始,一七、二七、三七而放,一步、二步、三步而旋入,或五七、六七、七七而放出,一里、二里、三里而旋入。一年、二年、三年而放出,百里、千里、万里而旋人,调养三年之久,不可田在外,还有一定九年功。”又云:“调神出入,待天气晴朗,无风云雷电,方可演神出壳。三年以后,方可太虚为宅舍,天地山河尽是我之床枕,举步千里,遍游万国,出有入无,通天彻地,入金石无碍,分形散影,百千万亿化身……名曰神仙者是也。三年乳哺之功,总而言之,阳神调出旋入,演习纯熟,圣体老练,总以在内者多,在外者少,三年功成之后,当行一定九年还虚之功,而壁大成,名曰代肉金仙也(色身成全身,载体而成真也)。”

其三十三层为:虚心忘我,粉碎虚空

炼虚合道,九年面壁,谓之大觉金仙也。炼虚的功夫妙在忘形,无人无我,混沌中有点真气,身热如火,心冷如冰,气行如泉,神静如岳,虚其身心,去其作用,而听诸大道,自然运行,是我非我,是虚非虚,造化运旋,人能达到忘形地步,阳神与太虚同体,谓之炼心,阳神无像,故曰炼虚。而九年炼虚之功,变化无穷,可以踏霞驾云,粉碎虚空,浑身飞石。

阳神和色身肉体混而合炼,静之又静,定之又定,寂之又寂,灭之又灭,虚之又虚,虚无自然。南华真人庄子的《逍遥游》可以体悟其间玄妙矣。

太上曰:“还虚一着,是将从前千磨百炼,分形散影,通天彻地之阳神,复归于旧躯,收人性海天谷内院,净色身炼化,浑人法身之中。又是性命合炼,复将阳神送人性海,退藏祖窍太虚无极之位,要将色身炼铸陶熔,得不有不无,非色非空,无内无外,不出不入,无始无终,如龙养珠,蛰藏而不动,如鹤抱卵,安眠而不起,沉之又沉,静之又静,从前所修证百千万亿化身,乘龙跨虎,步日玩月,千变万化,一齐收入无生国里,依灭尽定而寂灭之。必须大死一场,谨慎护持,毋容阳神再出,盖阳神百炼愈灵,千炼而愈静,炼之复炼之,炼炼不已,则阳神之慧光神光,收之愈密,斯放之愈善,隐之无可隐,斯显之无可显也。将阳神蛰藏祖窍之内,定极灭尽之余,或百日,或十月,而一炉光兀兀腾腾,满鼎真火,炎炎烈烈,自内窍透出外窍,由大窍贯人小窍,无内无外,无大无小,透顶彻底,光光相照,窍窍相映,而人也物也,莫不照耀于神光中矣……”,这是讲形神混合而炼,虚空粉碎,消化凡躯,凡躯化为金刚不坏之躯,化则为气,聚则成形,修者自体验,自悟慧。

其三十四层为:敛神韬光,光明洞彻

炼虚的过程,说的更详尽一点,就是打破性命之界限,重新性人命宫,大道初成,修炼乃不能止。《封神演义》是神话小说,中间充满修道哲理,如元始天尊是三清之一的中间一位掌教教主,他尚且和太上道德天尊(老于)下凡之后,不多言语,默运元神(还在深造,潜修),何况初成道和未成道的后辈呢?所以再性命混合而炼,功无止境。

古云:“倘然不能充塞于天地之间,即未满无量功德统天地之分量,再敛神韬光,销归心下肾上,金鼎黄庭祖窍之中,一切莫染,仍依灭尽定而寂灭之。寂灭既久,或一年或三年,形神渐至浑化,色空渐归真常,真至空定衡极,灭尽无余之际,而神光又渐渐发露,如云电烟霞,从太虚无极窍中洋溢蓬勃,滚滚而出,贯于上窍下窍,大窍小窍,窍窍皆有神光也。光明洞彻,照耀十方,上彻天界,下彻地界,中彻人界,三界之内,觉得处处神光充塞,若琼境之互照,犹帝珠之相含,重重交光,历历齐观,而神也鬼也,莫不照耀于神光中也……”

其三十五层为:无极神光,至大至刚

修炼至道,不是尸解,尸解者为鬼仙也。坐化尸解非上乘至道,形神合一,形神俱妙,色空俱泯。笔者体味,由前功再敛神韬光,销归于秘密玄窍之中,一尘不染,乃依灭尽定而寂灭之,寂灭日久,直至三年九载,空定衡极,灭尽无余之际,神光周足,法相圆满,色空俱泯,形神俱妙。其敛也,至精至彻,纳入芥子而无内。其放也,至大至刚,包罗天地而无外,将见无极神光,化为太阳红光,恰似赤赤红日,从太虚无极窍内,一涌而出,崩开分散,灿烂弥漫,无边无量,为万道毫光,透彻于九天之上,贯通于九地之下,若千万赤日放大光明,普照三千大千世界,而圣也贤也,仙也神也,及森罗万象,莫不现于太阳红光中矣。然则至大至刚,犹未尽其妙也。

万物有坏,唯空不坏,道运功满,古谓上及三十六天,下照四大部洲(古人谓地球仅四大洲也),须再敛神韬光,依灭尽定而寂灭之,或百年千年,一劫二劫,直至虚空粉碎,与道合真,将见复放无量宝光,直充塞于四大,得与贤圣仙真相会,自元始分离,今日方得会面,彼此交光,吻合一体,广无边际。面壁功满,天书下诏,九祖升天朝金阙,拔宅腾越太虚巅,封以真诰,授以天爵,名曰“大罗天仙者是也”。

其三十六层为:虚无之极,与道合真

古人云:“阅尽丹书万万篇,末后一着无人传”。指炼神还虚,炼虚合道之谓也。盖还虚之极乃三年乳哺九年面壁之功也。还虚归无之极,其实是矢志凝神气穴忘绝凡情,至此末后,还虚人定,不过忘却仙情而已。依灭尽定而寂灭之。不出不入,忘我,三千大千世界,大地山河,尽归于虚,死心归于大定,或百日十月,三年九载,百年千年,千劫万劫,直待四大崩散,虚空粉碎,无形无迹,此乃载肉体修成的大罗天仙也。万劫不坏之金身仙体。

古今多少修士,遍阅道书,不能自悟,隐入迷茫,有言于性而略于命者,有言于命略于性者,偏废性命哪能成为大罗天仙。或曰成仙也是小解坐化之功(皆尸解阳神出壳不归)。古人云:“命由师传,性由自悟。”忽略阳神出壳之后乳哺面壁之功。乳哺面壁之功,也是继续存养阳神之功。笔者把“炼神还虚”分为九个层次,一步一步,踏踏实实修持,切勿松懈,沾沾自喜,而功倍事半也。看《丹道要旨》,细阅自体,参悟其中玄机,而欲修太上无极先天大道,不可崇信妖言惑语,只要有财有侣,自能修成大丹,斯道至矣。

古人曾云:“任他三千六百傍门,九十六种外道(其实更多),总于太上,存理养气,尽性至命,大同不同。”丹经万卷,藏头露尾,更加文字晦涩,隐语繁杂。使人追解一言一词之谜,其实仅一性一命也。

修道至真于虚无冥合,直至虚之又虚,无之又无,无无直至无可虚无,方至其极也。行道至此,谓之无上之上,玄身至此,谓之无前之前。至此尽头才谓真正功圆而果满矣。

 

丹道要旨

《丹道要旨》是静功范畴,是炼养生气功最上乘的必由之路和唯一途径。它包含乾元功(男工修炼丹道之功),坤元功(女工修炼丹道之功),卧功和外丹功。

第一节 乾元功

一、乾元功简介

乾元功即男子修炼丹道之功法,其功分四大步,三十六个层次。即筑基炼精(祛病延年之果,筑基之后证人仙之境),炼精化炁(脱胎换骨之果,证地仙之境),炼气化神(长生不死之果,证中乘神仙之境),炼神还虚(与道合真之果,证大罗金仙之境)。此功每一大步又分九个小层次,四九三十六层天机,合天罡之数,与道家三十六天之说大罗天相通也。

二、乾元功三调

1、调 身

乾元功调身,随着功夫层次的升华分为散盘、单盘、双盘三式。

散盘式:散盘之法以心意静定为主,全身放松,将身形平坐,然后以左足压于右小腿之下,右足放于左腿之前,两小腿十字交叉,两手成太极手印,兜放于肚脐之下,不得前仰后俯,保持虚灵正直,平和自然,垂帘闭目(两目微闭,稍露一线光,如不能入静,开目一扫,即“青龙神剑斩妖邪”。肝为木,肝通目,木为青龙也),两目凝视眉间祖窍,逐渐静定。

单盘式:其身形类同散盘,仍然保持心意静定,全身放松,正直虚灵,将身平坐,以左足压于右腿之下,右足压于左腿之上,手势仍取太极手印,闭目垂帘,方式如散盘相同,故不复叙。

双盘式:又称天盘,和以上两种盘式一样,保持心意静定,正直虚灵,将身平坐,以右足放于左腿的大腿上,左足交叉放于右腿的大腿上,手势成无极手印,两足心朝天,两手心朝天,头顶百会朝天,乃取五心朝天之势也。仍闭目垂帘,凝视两眉间的玄关祖窍,速而静定,故不冗言。

2、调 心

调身的同时,要凝神聚气,存想元始天尊头戴紫金道冠,身着黄色八卦道袍,腰系黄色丝绦,足登黄色云履,净面慈祥,道气飘逸,五绺长冉,手捧玉如意,盘坐于三十六层八卦莲台之上,祥光万道,瑞气千条,庆云护顶,金莲盘旋,璎珞垂珠,金花万朵,金灯万盏,五色毫光,彩云飞腾,五彩缤纷,香风习习,仙乐阵阵,仙气缭绕,众仙侍座,神通广大,道法无边,主宰三界,统领十方,道光普照,功德无量,普度众生。存想天尊授吾金鼎玉炉,令印宝剑,金册灵文,灵符妙章。口中默念“空无松虚静,定悟慧圆真”。天尊为我传道护法,渐而寂照静定矣。

3、调 息

调息分三个阶段进行。一、初静坐时是自然呼吸,不要专门为呼吸而呼吸,久久静定,呼吸由粗而细,由短而长,由不规则到均匀。二、小周天功和大周天功。小周天时进阳火为武火,有为之吸,无为之呼;退阳符为有为之呼,无为之吸。大周天功时由自然呼吸逐渐过渡到胎息,口鼻呼吸渐断。三、大周天至十月胎圆之时,胎息全部形成,口鼻呼吸全断,全身都能呼吸,处于真息状态。

内丹养生功的调息是随着功力的升华渐进,自然而然过渡。

三、乾元功修炼

1、筑基炼精,祛病延年

法 语

太极之先天地原,上天下地祖窍安;

垂帘明心凝祖窍,精气神守炼大丹。

一性一命乾坤成,出玄入牝真种产;

杳杳冥冥圆光现,太上无极是真仙。

(1)筑基之理:人在未生之时为无极,阴阳相交(父母交媾之果)成为太极也。十月胎圆,分离母体,胎息变为后天口鼻呼吸,先天元神(婴儿诚朴之思)变成后天识神,由一岁至十六岁,加冕始成大人。丹田气满精足,而后情窦大开,男女相交,元精已泄漏。此漏既开,欲念难禁,纯阳健壮之体,日复一日,成为既漏之身,衣冠楚楚,装饰辉映,实乃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,奢侈贪婪者尤甚,帝王将相,达官显贵,早夭过半。常人衣食所逼,寒暑交凌,贫病交加,丧亡渐至,无常速到,不能长生永寿乃一大憾事也。其由既知,亡羊补牢也,行炼丹家百日筑基之功,将已漏之元精补足,返回到先天无极之体有何不可。百日筑基之后,已是祛病延年之果,神爽体健,百病不侵,延年益寿,其功效不求自得,此是修炼大丹之第一阶段也。

(2)筑基之法

古丹经云:“顺则凡,逆则仙”。顺则身中之精气随情欲直奔阳关精道,外肾勃起,男女交媾,生男育女,为生物之规道,后天造化之机,非人故意造作之为。这便是顺则凡。修丹道者,是把已泄漏之先天元精,逆行督脉,返回丹田,烹炼而成仙道也。筑基之功九层,以下分而述之。

其一层为:本尊护法,神安祖窍

正襟端坐,闭目垂帘。初炼静坐功者,一般先取散盘之势,太极手印,口中默念《太上元始无极大道歌》,精神内敛,存想本尊传道护法。何为本尊?本尊乃传道之本师也。本功最高本尊为玉清元始天尊,授功分级按等,最好是活着的传授丹道的明师形象。存想元始宝诰一篇,授吾金鼎玉炉妙符灵章。本尊法身迁吾之祖窍间护法。我之元神“真我”安于祖窍之内,双目内视(勿忘勿助),由浅入深,渐入洞房,渐入泥丸,登堂入室,己之元神,坐镇己之泥丸宫。久之静定,进入先天无为之境。有人误传,让本尊进入修者祖窍泥丸,将会进入幻境,此乃魔道,非仙道也。此是仙道与左道旁门之分水岭。修士谨慎为之。为师者不晓丹道,不可谬种流传,误修炼丹道之机,此乃损功损德之大过也。修丹道修什么?修我之先天之“真吾”,炼我之后天之精气神,返还为先天精气神。何谓“真我”,乃吾之先天之“阳神”也,应该常存这样的意念:“三界内外,唯吾独尊”。

其二层为:反观内视,凝神寂照

安神祖窍,不可后天意识过重,形成执着,要知道致虚,双目内视祖窍穴内,由浅入深,采取不可无意,也不可着意,取有意无意之间。年轻人意重,形成气滞;年老人无意,会昏睡气荡。不着空,不着相,这是修炼者最关键的一个环节。入静法有好多种,但高度的全身肌肉、关节放松为前提,万虑俱息,无有挂碍是条件,做到这些,很快就会安静下来。对静要有正确理解,是在意念集中神志高度清醒的情 境下出现的高度安静状态。只要做到“恬淡虚无,真气从之”,逐渐入静。古丹经上说:“念不起为之静”。所谓静,不是万念俱息,寂然无物,不是无意识的昏睡状态和“痴定”,而是在头脑高度清醒状态下有一个兴奋点,叫“一灵独存”。绝对无意识的状态下怎运行周天呢?本功要求默念“十字真诀”,实在不能入静时,睁双目一扫,叫“青龙神剑斩天魔”,然后收心再炼。反观内视要内视窍穴内(先松后视),久之其效可见。十六岁前的全真童身可达顿悟之境,直接法身纯阳,阳神六通,神证六通,达大罗天仙之果位(经师特殊助修才可)。

其三层为:登登入室,明心见性

《黄帝内经》中指出:“人的五脏六腑之华聚之于目,故人的真神藏于脑而显于目也”。陈泥丸真人说:“真阴真阳是真道,只在眼前何远讨”。古丹经云:“日月合并观祖窍,性光闪灼聚明圆,认得本来真面目,始知生死在泥丸。元始无极真妙处,玄中之玄天外天,由此凝神入气穴,伏命胎息结大丹。”道书中多处把左目喻日,右目喻月,双目凝神返观内照祖窍,由不稳定到稳定,由浅入深,逐步进入一个正心、诚意、断魔、正修之境。祖窍前颤动,舒畅快感跳动出现一明光亮,如粟米珠,乃真灵元性也,由微到显,逐渐静定。先天体质好者,悟性高者,眼前会如电闪雷鸣,震开泥丸宫,元神真性显出,明合碧玉,三界十方虚空皆白。奇观妙境不可言传,任其自然,不可追求,此乃性光灵明,元神真性也,即“真我”也。这样的境界会显多次,非是幻境和魔境。

其四层为:元神真性,勿着空相

古丹经多次指出:“道有根苗。根苗有性根命根之说,性藏于泥丸,命藏于海底。性命合则一,分则二。命因性生,性因命立。”即使明心见性之后(不达阳神六通之境),性光还是很容易被天魔外邪干扰而隐蔽,仍须行寂照之功。寂照之功不可着空着相,陷入空亡。何为空亡?空即枯坐,没有灵性。相有六相:一为浮相,杂念纷纭太多,静不下来;二为沉相,大脑昏昏沉沉,容易入睡;三为宽相,心意散漫,形态萎靡不振;四为意相,摄念用心太重,导致头胀胸紧闷气等(不舒适);五为色相,出现不正当的情欲念头;六为魔相,着于幻境有天堂美景仙姬妖妾来朝,或而妖魔鬼怪凶残动物,洪水猛兽来恐吓。修道者十难六相,半途而废甚多。修道本是超脱生死大关,天魔外邪岂奈吾何。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。

其五层为:换炉设鼎,寂照下田

老子在《道德经》曰:“道之为物,唯恍唯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”反观内照性光圆明时,就以双目之神光驭性宫内的性光寂照下田,使性命会合。修炼丹道的筑基阶段,主要是首先反观内照(祖窍)玄关,复我本性真元(元神),实质是以命养性的初级性功,然后再以性促命。这就需要以神驭性,在下丹田安炉设鼎,性命会合相交。道家文始真人关尹喜曰:“夫筑基之功,调药补精,炼精化气,收心以还虚,即收神固精养气之诀也。夫身内精气充实,骨髓坚实,方可入室下功,而求返还之道也。……心目内观,洗心涤虑,主静立极,外无所着,内无所思,空空洞洞,虚虚灵灵,元精方可补足也。”这个鼎炉在脐轮内下,两肾之间的广大区域(不是一点,也不是面,而是空圆立体)。道书讲:“前对脐轮后对肾,中间有个黄金鼎。”正此谓也。此气穴上通泥丸,下通会阴、涌泉,前下通阳关(精道),后下通尾闾之关。故曰“此窍非凡窍,乾坤共合成,名为神气穴,内有坎离精”。道家曰气穴,医家曰命门。命门旺,十二经皆旺,命门衰,十二经衰。命门生,则人生,命门绝,则人死也。筑基乃把人生立命之元精补足,这是立命之根本,丹道之基础,此步功故喻筑基也。修士首先知此气穴,即丹田之要冲,方可行补身之功也。

其六层为:午降于前,性命会合

安炉设鼎之后,须将离宫之真火(元神)降于下田,周天十二时,离宫是正午,真火循任脉降于下田,曰:午降于前,离宫之午火(十二时正午火旺)烧坎宫之子水(乃精也)的过程。“识得下田鼎炉在,须用午火烧子水”。仍须正襟端坐,凝神于下田气穴内,此层功要虚静自然,用意勿用力,双目内视鼻尖片刻,下移内视两乳间膻中内穴。随之,心止于脐下(下丹田内)曰“凝神”,气蛰于脐下(下丹田内)曰“胎息”。双目寂照下丹田内,曰“内视”。双耳听于下丹田内,曰“凝神、内想、胎息、内视、内听”,很不容易掌握。久之知而不守,先存后亡,虚心凝神,不着色相,不着空亡,虚灵不昧,存养寂照。勿忘勿助是真机。什么叫勿忘?守其清静自然;什么叫勿助?顺其清静自然,渐渐心息相依,神气融合,即性命会合。气浮神驰在初坐时是难免的,久之性宫之元神真性与命宫之元精真命缠缠绵绵,融融圆圆,方能坎水生真金矣。

其七层为:以离就坎,坎离相交

古人炼丹道,静坐密屋,行子午卯酉四时功(今人多行子午两时功),以离就坎,静坐一月余,渐而下田微觉震动,渐而胸中热气降于下田,渐而下田温暖,渐而震动遍及全身,达于四肢,渐而督脉血液由脊后起,进夹脊、玉枕、明堂、鹊桥、重楼达于下黄庭。此非小周天通,乃血液通,与阳精过关入黄庭不同。离宫则外阳而内阴,坎宫则外阴而内阳,以离就坎,坎离相交,呼吸由口鼻呼吸逐渐达到绵绵不断的胎息状态。《道德经》云:“谷神不死,是谓玄牝,玄牝之门,谓天地根,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。”何为天地根?天为玄,为阳,指性宫。地为牝,为阴,指命宫。静坐到一定阶段,修士可体会到上田玄关内一股气循脉而入下田,混混沌沌,酥酥麻麻,若存若亡,自然形成,非后天执着,丹经上叫“出玄入牝”。

以离就坎,实质上是降心火于下田。白玉蟾曰:“内炼之道至简至易,惟欲降心火入于丹田耳。”盖丹田乃坎宫属水,性乃离宫属火,火入水中,水火相交(即坎离相交也),而真阳生(真种产矣)。正阳真人曰:“降心火是南辰移入北辰位”。石杏林云:“以神皈气内,丹道自然成”。刘海蟾曰:“我悟长生理,太阳伏太阴”。许旌阳真人云:“与君说破我家风,太阳移在月明中”。先天离宫中元神(真火)相交于坎宫中元精(真水),勿忘勿助,久之呼吸相含,神气相抱,玄关窍开,真种产生(活子时一阳生)。

其八层为:取坎填离,天南地北

老子《道德经》道体章讲:“此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”两者是指性窍与命窍。性窍在上为南,命窍在下为北,先天八卦曰:“地北(命窍)天南(性窍)”。出玄入牝为真息,真火熟炼阳精即是真阳之气(炼精化炁)萌发的过程,就会孕育灵根,成就“内丹”的不坏根基。这个过程反复多次,又叫“百日筑基”。其实“百日”非是百日之时,有的年轻体健,二月即可补齐;有的年老体弱,时间要超出百日。

何谓取坎填离?在长期的性命会合,阴阳相交的筑基过程中,坎宫真阳之气取代离宫内的真阴之气。用八卦符号表示为:坎卦为( ),离卦为( )。坎宫中的真阳去取代离宫中的真阴,坎卦变为坤( )卦,离卦变为乾( )卦。人体是太极图,取坎填离是人体由后天向先天转化的第一关。由太极复归于先天无极,这是修炼丹道的最上乘境界,这便是道书上讲的“逆阴阳而返先天”。南华真人庄子在其《逍遥游》中喻北南二溟。北溟即命海,南溟即性海,鱼则是在人体的太极图。性宫外阳而内阴,命宫外阴而内阳,是太极图的两个阴阳鱼,喻示着阴中有阳,阳中有阴。鱼化而为鲲鹏扶摇直上九万里,喻真阳之气为九,九为八卦之老阳也,标志着真阳之气极。解喻《逍遥游》者甚众,文学家和丹道家概念不同。其实,庄子作为道家学派的传人与代表人,他主要是喻养生。战国时期就开创了人体真气运行的内丹术(当时未命名为炼丹)。庄子在养生上是取虚无自然之势,在文学成就上是气势磅礴的大家手笔。

取坎填离又叫还精补脑,人的脑细胞神经发生质的变化,通灵慧彻,天智顿悟,先天潜意识逐渐开发,现代人有把人体生命科学叫做潜科学,自然界的客观物质经过人的制作输入程序,功能千奇百怪。人体自身这个小宇宙也可以通过高级修炼,发生质的变化。这个变化分两个方面,一是自身客观祛病延年,二是智力达大彻大悟之境。

其九层为:真阳萌发,子升于后

筑基补漏在小周天功毕之后,才完全达彼岸。笔者把补漏筑基之境达一阳复生(活子时)专门划归一步,让修士明了筑基之不易。筑基也分二小步。先由性宫入手,接宇宙全息(炼何门派,接何派本尊),安神祖窍,收心炼己,直到玄珠如黍米出现,光灼灼,明圆圆,亮晶晶,性光灵明,明心见性之后方可性命双修。有人说:明心现性是佛教术语,这是不确切的。佛教是外来宗教,一切术语加上汉文化色彩。比如,佛教只讲地水火风四大,江湖上人们把八卦五行也混谈为佛教文化,其实这是不知中国传统道家文化同化了外来宗教文化。上田玄珠炼纯,再移神下田,重新安炉设鼎,性入命宫,性命会合,性命双修。道是修丹道的真谛。有的自名大师已成仙成佛(其门徒自吹),连“禅修”和性命双修的概念也搞不清。“禅修”悟性只出阴神;而“性命双修”才出阳神,其果是“真人”,又曰“仙人”。例入《道藏》的部分所谓经典丹道之作和近现代的气功之作,伪言不少,谬种流传,使纯朴的少见多怪的善男信女们误入歧途。比如转法轮,连编造法轮者也不敢炼,其编功法也不知法轮出自何处(指术语)。也不知,道为本,法为末,妄称大----FA,连道和法的本末关系也混淆不清,妄称佛,妄称大师,伪言伪功谬种流传,毒害世人。何谓法轮?道家的丹道功术语,原意是指大小周天功和卯酉周天功,它是在元神进入先天阶段以神取气自然运行。柳华阳在《慧命经》中标新立异,把丹道功的术语“运河车”命之曰“转法轮”。细推柳之丹道炼法,无非是道家功法加上佛家名词术语而已。无知者后天有为的在肚里安法轮,转法轮,人们的身心受到损害,进入魔幻之境,甚至杀人。试问哪有修真之士杀人为上天堂呢?笔者警示修真养性的善男信女们,多读道书,辨明是非,其实仙道至简。伍冲虚云:“一神一炁,一性一命即为天仙”。仙途唯一,烧香念经,求神礼拜乃其仪式,唯具心性命双修,方成大道。吃斋念经数十余年,老态龙钟,疾病缠身而亡,岂不悲哉。笔者曾在华山邂逅遇高道,促膝恳谈问道,道者深得陈抟老祖真传,曰:“遍观丹道诸书,伪言甚多,明者甚少”。他赠诗云:“丹道典籍千万卷,谁人识得玄中玄,一性一命是至理,除此别无天外天”。另有武当道士也云得张三丰丹道真传,谈论数日,最后戒余云:“禅修双修自识辨,先天后天明丹典,阳神阴神要分清,枉费功夫轮回转”。两位高道诫儆之语,也可警示修真养性者吧。

吕祖曰:“当行神往下田之功,将虚无元神轻轻送入真人呼吸之处,蛰藏于坤炉之中,主静立极,沉之又沉,静之又静,不无不有,先存后亡,直将身心沉静到无可之乡,此乃一点真意,虚灵性光,伏而不动……玄关窍开,真种产矣”。这个真种是一阳复生,即活子时。修炼者下田精气渐旺,如醉如痴,酥酥绵绵,真息畅通,万籁俱寂,性感快意,两耳风声,外肾勃举,真阳生矣。修士可行小周天之功烹炼,至此炼功者身心发生变化,耳聪目明,百病不侵,金丹小成(开始结丹),祛病延年,按照仙分五等之说,已得人仙之果矣。

2、炼精化炁,凝结圣胎

法语

前对脐轮后对肾,其间形铸黄金鼎,神气之宅呼吸根,缠缠绵绵阳根生,巽风坤火运河车,六候橐籥自分明,一阳升兮三阳止,采炼水源晓浊清。

(1)化炁之理

性命久久会合于下田,坎离混合,相互运补,天地既立,一阳复生,元精化为元炁?熏必然过关寻道逆而上行九天矣。其路循下鹊桥,闯尾闾关,沿督脉上行过夹脊关,冲过玉枕,经上田至明堂,渡上鹊桥,下十二重楼,抵下黄庭,封固鼎炉,武火采炼,文火温养。是时也,元精化为元炁,元炁化为金丹。满口香香甜甜,天池玉液经任督冲三脉,分灌四肢百骸,婴儿圣胎始结,渐渐辟谷绝荤,凡胎俗骨渐换,身体纯阳之气增生,发自返黑,齿落更生,肌肤光泽,少者更壮,老者返少,遂至静定生慧。

此时身心发生质变,气为阳气,血为阳液,骨肉为阳质,风雨不能侵,雾暑不能入,疾病不能染,胎骨已换,长寿健康之躯已炼就矣。丹经上曰“服食过关”。正指此步功也。万物有坏,惟空不坏,万物有形,性空无形。此时人之身躯尽管发生了变化,还未到万劫不坏之金身,仍未避免轮回。修者至此,百尺竿头,再进一步,激励奋进,再炼再修,再上层次,行周天运行之功。何谓周天运行之功?周天运行图可说明这步功。人体分上中下三田,子午卯酉象征着春夏秋冬四大季节,十二时辰为一天之数,进阳火六时,每时吸三十六之数,乃216爻,退阴符六时,每时呼二十四之数,144爻,合周天360之数,故曰“周天”。真气运行打通周身经络穴位,这种命名是科学的。尽管古丹经把炼丹中的真气运行各有提法,笔者认为叫周天运行比较妥当准确。周天运行是彻底的补身之功,分大小周天,此功圆满,人之身心又一次飞跃。

(2)化炁之法

人体的阴精如釜内之冷水,水冷则为液,加温达沸点,水化而为气。下田之阴精,经过反观内视,离宫之真火烧坎宫之阴精,下田黑暗无光,久之下田有温暖之气,光亮显出,久之阴精如釜水沸开,化为先天元炁,急行采炼之功。此步分九个层次来叙述:

其十层为:元炁奔马,勒紧阳关

何谓勒阳关,即入手调药补精,有四个步骤:神、采、炼、养四字真诀。神是指下田出现活子时;采是鼓动巽风用武火采药;炼是通督脉逆行(上行)任脉降下,返归坤炉(下田)烹炼;养是指丹炼成时不能进火,要温养浴沐,否则有伤金丹。在活子时出现时,人的元神处于寂静之境,明此四事,加之正觉正念,不使先天元精化为后天浊精泄漏。修者的主要方法是双目反观内视泥丸,其元精自然不泄,尽管是瞬息之间,至关重要(万古不传之天机,笔者直泄,恐遭天谴)。

其十一层为:吸撮抵闭,渡过鹊桥

活子时出现,修炼者不要慌乱,身心静定自然,明白神采炼养四步以后,但行这四步是有科学方法;采药的诀窍是“火逼金行”。火指先天元神(不是后天意识,而是以神驭气),完成炼丹的过程。这个过程方法即吸撮抵闭。吸是鼻中吸气,撮是撮提肛门,抵是舌抵上腭,闭是目闭上视,反观寂照。这是一个自然协调的整体动作。用后天呼吸来完成采的过程,吸是这个动作的核心,从子开始,经历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(乾顶百会)共六时,为进阳火。进阳火吸者有意,呼者无意,尽管急迫,也要讲究自然,循序渐进,以真意(先天元神)驭真气,循督脉上行过(尾闾、夹脊、玉枕)而 达百会乾顶。通过阳关——肛门——尾闾易漏气处,叫渡下鹊桥。有人担心真气易泄,只要行功正确,鹊桥易渡矣,自然不漏泄。

其十二层为:闯过尾闾,运转河车

真气渡鹊桥之后继续以意领气,鼓动巽风进阳火吸气。因尾闾穴久闭不开,火候不到阳气不足,力不能过(年轻力壮者一气呵成,过关),可以不强其过。在阳精不泄的前提下,仍旧寂照下田,混合神气,气机足后自行闯过,非后天转空铛的识神意导。真气冲过尾闾关,督脉如银河,真气如河中之车,巽风(三十六吸)如帆,鼓动真气循督脉上,丹经上曰“运河车”。

其十三层为:春意盎然,逆攻夹脊

下田阴精未化元炁时,用四季来喻为冬,时辰来喻为子。随着阴精化先天元炁(元精),真意鼓动巽风逆督脉上行,就像冬季过去,进入春天。冰河消融,大地复苏,春意盎然,逐渐向夏季过渡。阳气充盈后,势如奔马,一举冲过夹脊关,也是阳春三月。这关渡过,不可着意再运河车,应该休息一场。

其十四层为:卯时必沐,逸兵利战

《大成捷要》录正阳真人钟离权一段当机妙诀,其言曰:“进阳火,退阴符,是后天之呼吸,引动先天之气机,封固已毕,第一吸进阳,子升三十六吸,为一时。丑寅二时再行七十二吸。一时三十六,共三时,一连一百零八吸。到卯时沐浴,神住夹脊,默记吸数三十六,有觉有照而无为也。谓之大休息一回。数足三十六,再行辰巳二时七十二吸。共五阳时,一百八十吸,卯时不算,沐浴若在其数六阳时,共二百一十六吸。古曰:“乾用九……六,亦四策四采之数”。九为老阳之数,六为老阴之数,升为九,降为六。玉枕是头的最后部凸出部分,长期枕卧,容易闭塞,元炁怒而上行斩关夺锁,一举冲上乾顶昆仑也,此时已达正午,像四季已至盛夏,阳火盛极,果实(金丹)欲要成熟,必经秋熟冬藏两个季节。

其十五层为:阴符退六,酉时定浴

正阳祖师钟离权在“小周天度天机”口诀中又指出:“进阳火神住上田,退阴符神住下田。午降二十四呼,为一时,未申二时再行四十八呼,一连行三时,共七十二呼。到酉时沐浴,神住黄庭(膻中穴内,中丹田),默记二十四呼,再行戌亥二时,四十八呼。五阴时,得一百二十呼,沐浴不在其数,酉时算上,六阴时,共一百四十四呼。古曰:‘坤用六,亦四采四策之数,亦是呼吸之用也’。进阳火二百一十六吸,退阴符一百四十四呼,合周天度数三百六十数,乃乾九坤六,乾旋无差误者,仙道乃成。差之毫发,失之千里,沐浴仅防危险,我自一丝不挂,万缘皆空,有何难哉。万古不泄之天机”。正阳祖师最后说:“吾今演出周天度数,炼药之秘诀,渡尽群生,以满心意,若后学之士,知之不可轻言也。”

降阴符也非易事,也要过三关,上关曰“祖窍”(玄关),前中关曰“膻中”,前下关曰“神阙”。上下鹊桥有的处理方法主张下垫肛门,上夹鼻孔。笔者认为不妥,这样阻碍气行,坠入后天所为。真正炼功得法,下阳关,肛门精自不泄气自不漏,其肛自提,上鹊桥,自然鼻不透气,舌舔上腭形成飞丹过桥之势。

据说张紫阳真人泄露天机,传道匪人,三遭天谴,知之不可轻言也。钟离真人又云:“非此火符,别无结丹之理,火珠不能现形,再无入圣之机”。修真之士,阅尽丹经千万篇,自古火候无人传,所以火符至尊至贵,为口口相传,心心相印,万古不敢轻泄之,秘密天机,知之者可不慎哉。

其十六层为:采药归炉,封固炼丹

伍冲虚真人曰:“药既皈炉须用真意封固。停息从伏神气,即是运周天子时之头。故曰:子时有沐浴之候,即此也(其实子午卯酉四时皆有沐浴之候也)。封固者,闭塞耳目口三关,有凝神聚气温养之义也。停息者,非闭息也,是不行采药故虚之法,将神气随吸入,俱伏于气穴(下田)略停一息之倾,盘旋于丹田之上,待息起,随呼出,接吸之际,以神驭气,气垫丹田,外想不入,内想不出,痒生毫窍,肢体如绵,恍惚之间,心性复灵,其妙真有,妙不可传。凝神入气穴,归炉封闭严,以烹以炼”,结成金丹。

笔者再把李太虚真人产真种天机推荐给修真之士,其言云:“玄关窍开,有一连开二三十次而后止,有一连开一二十次而后止,久暂原自不同。人之神气,皆日主动,夜主静。气至神知,运一周天真气愈炼愈旺,气动机愈勤,日夜并进,时刻不懈,一日行三五周天,以至十余周天,彻夜而无休歇,渐渐觉得精化为气,其动机日日减少,昼夜之间,又渐渐退至三五周天,觉气机随动而消,不能充玉茎,阳兴即衰,随兴随采,运行周天,万不可神离下田,走泄神气,三宝分离而无矣。谨慎行持,功勤效速,而炼精化气,作出真景实验也,玄关窍开一次,行周天火符一次,谓之颠倒阴阳。三百六十息,久久马阴藏相,火足药灵,龟头缩回,周天数足而阳光三现(掣电两眉之间)。行七日采大药之功矣”。

炼精化炁的小周天功的四步种采炼养。小药归炉后要知止火。李太虚真人这段话,既是指小周天的全过程,也是每一次小还丹的过程。火候最重要,当知阳光三现必须止火,否则真火焚丹,炉灶倾倒,反促人寿。古丹经多处指出:“接命之时,便是伤命之时也”。修者务必悟通道书,参透玄机,明师指教,而后为之;自作聪明,伤天害理,误人误己,天理难容。望修士听吾中肯之语。

其十七层为:断荤绝谷,身显纯阳

修炼丹道要做到饮食有节,起居有度,吸为胎息,绝谷定慧。一般人把不吃辛荤叫断了口福,大谈辛辣荤肉之后天营养,不知修真之宗旨是绝谷定慧。上阳子曰:“下手入静,先绝食腥荤香辣之物。盖腥荤之物味主沉浊,食之气粗而难伏。香辣之物,性之轻浮,食之必致先天之气散而不聚。要知存乎理者,禁食腥荤香辣,专持清斋。素食淡饭,以除原味,不食过饱,过饱则伤神;不食过饥,过饥则伤气。饮食要调合得中,饥则加餐,食可则止。次节即饮食之道,后世修真,不可不知也。”今人传授大丹,略此一节,以为次要,导致丹久不结。

辟谷是小周天功渐行完毕,真气旺盛充盈,逐渐过渡大周天日月合璧后出现,是客观的产物。有些功法门派,条件反射,强制辟谷,只不过是像骆驼一样耗尽体内脂肪而已。辟谷过后又复食,原一日三餐六碗,加为三餐九碗,令人一笑。真正的辟谷天机是丹道功小周天(小还丹)半辟谷,大周天(大还丹)全辟谷,自然而然功到绝谷定慧。强行为之,违道之旨(编者按:公允而论,身患疾疴,短期行辟谷,也有一定治疗作用)。

缘督子曰:“变为纯阳,如果心牵世味,而食不绝,则阳不纯,即有阴魔来扰之患。盖有一分食,即有一分阴魔。如欲阴尽阳纯,必窥破世味,斩断尘缘,方能顿足生慧,而绝谷不思食矣。如果绝食速,则得定出定亦速,若绝食迟,则得定出定亦迟。而能绝食入定者,若念头不住,心多感思,火寒丹冷,元神不能守乎气,则又化为呼吸之气,变为交媾之精。人心不绝,欲念不消,终不能绝食,难皈大定,尽败前功者有之。直待金液降完,璇玑停轮,当加净肚除梦之功,直至世味永绝,昏睡全无,则胎圆而神全矣。

辟谷由半辟而达全辟,开初辅助蔬菜水果而已,最后全辟,一果不食,滴水不饮,绝谷定慧而容颜妙美,神清气爽,仙风道气飘逸。

其十八层为:日升月降,日月合璧

百日筑基,炼精化炁是修丹道的根基,如同盖房子先筑根基一样,房基固,其房坚;房基毁,其厦倾。炼丹道是人体生命科学范畴,它是尘世上最不容易办到的第一难事,错之一毫,失之千里。丹道真功非仙人真传,谁能为之。有人几个小时通周天,几天通周天,乃欺世上无知之人,然也真有人相信鬼谈怪话,令人可笑。筑基要按照丹道规矩,踏踏实实,一步一个足印,锲而不舍,金石为开,否则就会像崂山道士一样碰壁。

小周天功接近圆满时,一般不会再出现活子时,人体任督脉周天不时的运行着。十二正经,十五别络全部打通,奇经八脉已开过半,孙络和人体穴位也开过半。这时仍需神蛰气穴,反观内视,如鸡抱卵,向大周天过渡。倘若一阳不生,外肾少举,元神处于先天状态,可以先天真意存想一轮红日循督脉上行升入乾顶泥丸,然后一轮皓月顺任脉下行至脐内海底,再端坐寂照,如果再有一阳复生,再行采炼之功。

终而复始,久久行功,身中阴气,时时减少,阳气日渐充盈,布满全身,肌肉筋骨皆有变化,自然不食不饥,不饮不渴,体发异香,发白返黑,步履轻健,脱胎换骨矣。日月合璧,由后天存想助之,到自然的形成,标志着圣胎已快圆满,全部绝谷定慧,六根震动,到神俱六通之境,三华聚顶,五气朝元,珠落黄庭,这是大周天阶段的功行。有时小周天功也会有日月合璧象(这里阐明,后不再叙,修士自记)。第二步功满,可谓地仙之果。

3、炼气化神,圣婴胎圆

法语

坎离相交圣胎圆,金液玉露育灵芽

珠落黄庭三华悬,日月合璧气朝元

七返九还丹光灿,神证六通神通现

上迁天谷至内院,阳神出壳是天仙

(1)化神之理

炼精化炁之功已毕,身心经历了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。丹基已结,内丹还未成熟,因小周天是小还丹,大周天才是大还丹。法身还未纯阳,阳神“真吾”还未尽现。身中元始祖炁,亦如婴儿在母体子宫内气血养成,不同的是凡躯婴儿顺生,阳神是修炼者在丹田中神炁合一,交媾而成灵胎仙体,十月胎圆,随化而出。婴儿出生,阳神而成的灵胎仙体出壳,皆是自然之理。此乃元炁成法身,法身纯阳,出壳之后已达中乘神仙之果。然后再行炼神还虚之功,大罗天仙已定。

(2)化神之法

下田筑基炼精化炁之功毕,应重新换炉设鼎,行大周天炼炁化神之功。小周天是借后天口鼻呼吸行真气运行天机,进行炼精化炁,将后天浊精化为先天元炁(阳精)。小周天有度数,大周天无度数,是借先天真息(胎息)孕育圣胎。此步尽管不讲周天度数,然而神不离炁,炁不离神,相依相恋,龙虎交媾,金公木母,黄婆牵线,真铅真汞,婴儿安宅女,五行攒簇,七日混沌,大药过关,五龙捧圣,圣胎圆润,十月胎圆,阳神出壳矣。

其十九层为:开合橐籥,胎息先天

身要天盘,五心朝天,炼大周天化神之功。心印经曰:“回风者,会旋其呼吸,气之喻也。混合者,因元神在心,元气在肾,本相隔远,及生气不驰外,神虽有之,而不能用者,无混合之法也。故此经示人用呼吸之气,而回旋之,方得神气归根复命,而混合之,方得神宰于气,而合一。倘无回风之妙用,则神虽在宰气,亦未知气曾受宰否?此为炼金丹至秘至要者。若用至于百日之工,则灵验已显,气已足而可定,神已习定,久而可知,故小周天回风法之火,所当止也,小此而下,皆言小周天火足当止”。

又曰:“不刻时中分子午,无爻卦内定乾坤”。百日筑基,小周天火候,实际是开合橐籥能运气,真息绵绵口鼻断。

神为气子,气为神母,神气相逐,如形如影,胎母既结,即神子自息,即无气不散。伍冲虚把伏气也看得极为重要,不伏气神气不依,神气不合,胎不能结,口鼻呼吸不断,先天真息焉存。切忌把胎息作为后天避气的方式来炼,导致气滞穴闭,疾病侵体。胎息是在意守下田气海时自然而然形成的。不能伏气,胎息不成,胎息不成,何以结胎。

道经云:“我命在我,不在天地。天地所患,人不能知,至道能知,而不能行。知者,但能虑心绝虑,保气养精,不为外境爱欲所牵,恬淡以养神气,即长生之道毕矣。”小周天功毕之后向大周天功过渡,由炼精化炁向炼炁化神过渡,结圣胎,育圣胎,逆生胎,胎息至关重要,胎息真气的运行很难言传,不是妖人和左道旁门伪言所知,修者要自体悟。

其二十层为:蛰藏真息,周天归大

周天度数同为三百六十五度,何有大小之分?小周天之谓一阳复生,烹炼运行督脉任脉三百六十呼吸一周之为也。炼时运行周天,不炼时周天不行。大周天之谓大药发生,真气永运周天,川流不息,绵绵不断,永久长远,直到胎圆阳神出壳之为也。

左玄真人曰:“初行大周天火候,神住息停,身心入定,不过蛰藏八九十息,半刻之顷为一周,渐渐入于大定,蛰藏一百八九十息,一刻之顷为一周,蛰至一千三百四五十息,一时之久为一周,蛰藏一万三千五百息,一日之久为一周,以至入于大定,或十日一月,或百日十月为一周,而元神元气,随呼吸之气俱化为一团灵光,无昼无夜,普照常明,日魂月魄,一时停轮,如命将绝,然绝后复生,乃见化功。如何死后又有复生之验,此系立命之正子时。当铅汞相融,万虚俱寂,入于混沌之窍,一不小心谨守,神离窍舍,丹走鼎外,接命在此,伤命也在此。死心入定,凝神于窍中,而为紧要之口诀。古曰:当初一念转动,坠入苦海,我今一念主静,渡过彼岸。生死轮回,皆有一念耳。其初非息火猛烹急炼,而乾金不能出矿,其继非神火绵密温养,而金不能变化,四大威仪一空所有,时时返照,刻刻内观,火候到时,自然性月当空,则阴尽阳纯矣。”

胎息及由蛰藏大周天同时而形成,静功双盘的修炼和侧卧的静功修炼都能行之,卧功其效更佳。笔者认为,陈抟老祖的卧功就是一种蛰藏大周天,又叫做“蛰龙法”,修者可体验而炼,功效益进则炼,不进则忌炼。总之,元神守窍,神不离气,气随神驭,反观内照,其效自验。

其二十一层为:换炉中田,五行攒簇

胎息的过渡用蛰藏大周天,修炼丹功应由下田迁往中田叫“换炉设鼎”。今有人说:“人身无处不丹田”。此说导致元神散乱,气荡不归窍穴的危险,修士勿上此当(须知只有上、中、下三田)。修士要知下田筑基,中田育灵胎(圣胎要灵,故曰圣胎),那么鼎炉由下黄庭移至中黄庭谓换炉设鼎也。怎样换炉设鼎?笔者认为,是“心肾相交,以气补气,炼气化神”。在小周天元精化元厢的基础上,龙人虎穴,完成心肾相交,提取肾中真阳之气,曰真土擒真铅。下田气满气热如煎,虎人龙宫,心肾相交,离龙坎虎,金公(肺)木母(肝)都向中央绛宫土釜汇集,肝心脾肺肾中的阴气在消,阳气在长,形成阴消阳长,这就是道书讲的“大药归炉,五行攒簇”。八卦五行鼎炉已趋完善,三关九窍全开,奇经八脉开通,又叫“九鼎八卦炉”。地涌金莲,性基命根已固矣。

筑基和小周天过程,玉池(口内)津液盈口,随即吞咽,这时会玉液盈口,香香酥酥,快如性感。中宫既定,中脉已形成,中脉实质是上通乾顶百会穴(又叫天门),下达会阴(又叫地户)降至两脚心涌泉(又叫黄泉)。伍冲虚真人讲:“周天功毕,中脉升降”。意即内息徐缓升降,尽性了命,修命了性,功臻上乘,神气相交,灌通五脏六腑,以至整个内腔,自头至足,表里经络,关窍点穴,无一不通。周天运行已停,中脉升降形成胎息,一呼而升达乾元阳顶(百会),一吸而降至坤元黄泉(涌泉),鼎炉已成,采炼大药,五行攒簇,滋育圣胎。中脉两头升降,又叫“无孔笛,两头吹”。

其二十二层为:六根不漏,大药过关

何为六根?乃耳、眼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。六根不闭塞,人的后天意识很浓。七情六欲不断,很难返还到先天元神真性。用什么方法闭塞六根?这是修丹道中自然完善的过程。身不漏是指元精不泄。男人元精在百日筑基之后不漏,谓之斩白龙(女子断月事叫斩赤龙);鼻不漏是指真息和周天中飞丹形成自然上下鹊桥已搭通;目根闭塞,塞兑垂帘,目根已闭;舌根闭塞是指齿相合,舌抵上腭;意根闭塞是指一念不生,一意不散,六欲不起,六尘不染,实质是指六根清静。

伍冲虚真人曰:“六根不漏,自然有六根之景次弟呈现,将见以神主乎气,以气育乎神,直养到神气大定皈真,混为一体,结成金丹大药。自然丹田火热,两肾如汤煎,眼内吐金光,耳后若生风,脑中鹫鸣,以及身涌肢战,……大药生矣”。

大药过关是中丹田鼎炉已完备,药物人中田养育圣胎的主要环节。有鼎炉无药物是煮空铛,如沸水无米怎成良粥。过关自有真妙诀,丹经各说一理。笔者认为,纯阳真人吕祖之传较真。吕祖曰:“当大药过关之际,金丹在气穴,复动三次,当用真意引圣胎,自尾闾穴上升,如蛆行,似火熏,又似热气盘旋,自腰而起,拥上夹脊,此时要想夹脊有红黑二气,分拥丹走。自然火龙护右,水龙护左,慎勿开关,竖起夹脊默守圣胎,直待热甚气壮,渐次开夹脊,放气过关。一意想就,水龙护左,火龙护右,青龙、白龙、黄龙拥丹上行,五龙捧圣,以意引过,直抵玉枕,乃仰面脑后,掩闭玉枕上关,默守玄珠,慎勿开关,待热极气壮,忽然开关,以意引入脑宫,以补泥丸髓海。名曰“三华聚顶”(精气神三华),略停一息之顷,只觉口中甘露下降,状如雀卵,颗颗降下,似糖如蜜,累累下滴,鼻窍开(上鹊桥)须要谨慎,随觉随咽。过重楼一意送人黄庭(中田)。待大药降完,行卯酉周天一遍,然后行七日蛰藏之功,死而复生。自此以后,不行采炼小周天之功,亦不行进火退符。七日采大药之玄机,当行玉液,金液还丹,卯酉周天,左升右降,十月养胎之功矣”。

吕祖称为“纯阳之师”,乃其功采大药纯阳之谓也。修者要多读多悟此段话,过好大药服食之关。养胎生功,方保无虞。

其二十三层为:七目混沌,真景实验

薛道光真人曰:“大药过关,服食以后,谓之大河车,又曰五龙捧圣。服丹以后,必须先行卯酉周天一遍,团聚大药,然后主静立极,行七四大蛰之功。深入寂灭,大休息一场,混沌七日,轻轻寂照,绵绵若存,不即不离,文火沐浴,忘形无我,外不知有身,内不知有心,时刻不可有一毫之杂念,抱中守一,直至死而复生,如睡醒初觉,换过后天卦爻(离为乾,坎为坤),露出先天根苗。此时非用侣伴调水火,安保其全哉”。

修丹道讲“法、财、侣、地”,此时侣地至重。地者,福地,静室,无闲杂人干扰。侣者,乃师徒,师兄弟,非夫妇之侣也。护道助修,前几年一修者人七日大混沌之境界,其家人误认为其死,送入医院,输液打针而亡。医者不通仙道,七日不醒,要护道者用手轻拍其背,呼其姓名,自然复苏。不懂丹道,胡乱执着,坠人轮回,岂不悲哉。

七日混沌,大药过关有真有伪。功行不足者,后天执着,而无真景化现,实乃伪也。何谓真过关,李虚白真人云:“过关不真,服食模糊,则有真气散漫,元神无依之患。盖真正过关服食真功,而中宫必有胎息(先有下田胎息,后有中田胎息),静定之中,而任督二脉必有化景,或督脉化为天梯,或任脉化为宝塔,或中宫化为丹炉,或中下二田化为虚空大界(中下二田合为一田)叫坤腹,别有天地,非同人间。即一日之间,有数十种变幻,奇见奇闻等等不一。此乃真过关,服食之真景实验也。若过关杳茫,服食恍惚,而中宫必无胎息真觉,任督二脉必无化景,中下二田必无天地虚空大界之景象,势必寂然无所闻,茫然无所见,乃真气散漫,元神无依,岂不危哉乎。诀曰:运炼周天时,速而不荡,缓而不滞,后升前降,协宜关窍,开通真彻,有何危险哉”。

过关不真要重新找出问题,欲速则不达,补起前功,查漏补缺,以利正修。吕祖谆谆告诫,修士谨慎行之,当不谬矣。

其二十四层为:坎离交媾,金玉 还丹

坎离交媾分小坎离交媾与大坎离交媾两层,先是小坎离交媾金液还丹。

三茅真人曰:养胎以人定为主,若静定日久,自觉坎中一点热气上冲心位,当用真意引过尾闾,由夹脊透玉枕,人泥丸,如有物触脑,自上腭颗颗下降口中,状如雀卵,味似阳酥,化为金液,沥沥如淋水之状,香似醍醐,味似甘露。速当以意迎之,徐徐咽下重楼,以目送之,降于鼎炉之内,畅于四肢,美在其中矣。一连九日,咽纳不绝,如此一回,即行卯酉周天以收之,收取尽,将速以凝静人定,静养寂灭,此是小坎离交媾之妙也。

金玉还丹的日积月累,过渡大坎离相交的玉液还丹阶段。张三丰真人曰:自此之后,渐渐又人大定。又是日月停轮,璇玑不行,每到杳冥混沌之机,天机自动。坤宫忽然如雷震之声,腹中如裂帛之状,真气上冲,周流六虚,飞上泥丸,月窟生风,眉涌圆光,化为玉液,降在口中,如冰片之香,似薄荷之凉,随觉随咽,沥沥降下重楼,当用真意,送人中宫。如此七日,咽纳不尽。如此每回皆运卯酉周天收之,待玉液降完,即凝神人定,守中抱一。金液玉露还丹之景,皆从静极,无心中而动,千万不可当面错过,此乃大坎离交媾之妙。

何为卯酉周天?子午周天即小周天,贯通人体任冲督带脉,八卦为南北,又称坎离周天。卯酉即东西两方位,是按地支而言,按八卦为震兑周天,左升右降,四九三十六而定。再右升左降,四六二十四而定,此卯酉周天之度数。日月之升降收尽真阳,战退群阴,名曰收内药,以固胎圆。……还丹完毕,自然息住脉停,而现日月合璧之景也。此乃丹光浩放,此出真景实验也。

中宫温养圣胎,静定之极,不省人事,气息全无,六脉皆住,大定之中,只觉得从天降下,灌人泥丸,……此时金木交合之际,三宫气满(三田也),二气俱足,神气大定,恍如醉梦,万火万水,电闪雷鸣,真铅之气化为一轮明月,真汞之气化为一轮红日,日月相交,显于目前,日月交光化为金花两朵,状如仙丹,此是三华结成胎息,名曰玉蕊金花。三华与日月之光用真意定位,鼻吸丹田虚穴处,行卯酉周天收之。如此久之,丹光使印堂常明,曰:圣日圣月,照耀金庭是也。

坎离交媾,金液玉露还丹,日月合璧,妙难言传,修士待静功出现,勿用后天意识求之。

其二十五层为:皈根复命,神俱六通

张三丰祖师道:“日月合璧之后有一大难,大定之中……真火炼形,顶门炸开,只要死心不动,深人大定,万魔自退,急在眉间,黑球一团,其大如拳,觉得冷气逼人,即当以意吸人中宫,自然是甘露滴心,得其清凉自在,此正是十月结胎,得药之景也。抱中守一,入定百日,守住一灵性光,凝中下丹田,化为一虚空大界。行之七日,大开关,功夫到此矣”。

金液玉器还丹之后,乾顶金液,聚火载金,猛烹急炼,金炉火散;黄芽遍地,一粒黍米玄珠,存养久之,渐渐长大,色如丹桔,降人中宫,动机由此而定,此乃一粒元始宝珠。宝珠乃铅精髓汞,凝结如丹桔,在铅鼎之中,玄珠成现。外借太阳神火,内聚三昧真火,复落黄庭,行卯酉周天收之。久之,闭目却分明,开目极清白,珠落黄庭,乃明心见性之真功也。

珠落黄庭之后,必须凝神死心人定,前言只知有元神,轻轻寂照,绝不知有呼息绵绵往来,方合不有不无之义也。若坐至静定之极,不醒人事,气息全无,六脉皆住,小静一日,混沌无知,如气绝身亡一般,中静三日,大静七日,不可疑为坐化,是神气皈根复命之时,结胎养元之始也,正要伴侣护持,不可惊动人定之阳神,修士也不可因机而动,妄自出静,更当由气住,凝神入于大定。将见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矣。古云:人有生死,因有呼吸,苟无呼吸,自无生死,无呼吸便为人定,由息住,而胎稳如山。

归根复明之后,胎圆稳固,前有六根闭塞之举,六根震动之景,日月合璧之后,有神俱六通之验,深人大定,混沌无知,心窍忽然开通,上观天堂,下视地狱,三界十方,一览无余,此是天眼通也;能闻十方之音,如在耳边,天上地下,闻神人言语,是天耳通也;渐人大定,灵觉透露,能知十方众生,心内隐微之事,此乃他心通也;又能知我生前死后之因,无数劫来,是宿命通也;再静再定,复寂复灭,陡然心花开放,预知吉凶,又能隔壁见物,及风云雷雨之所,是神境通也;合前炼精不漏,到马阴藏相,是漏尽通也。名曰六通,是前采大药,六根震动之变化也。神俱六通以后,复有真空炼形天机。以上六通是罗状元真人的观点。伍冲虚真人说:“六通的关键是漏尽通,漏尽通是大丹成的第一步,先有漏尽通,然后才有其它五通。六通之境已证,修士要晦光韬隐,含而不露,不可妄用其慧,乃能成其大道,早露锋芒,必遭夭折而矣”。

其二十六层为:三部八景,五气朝元

养胎人定之后,经历真空炼形的过程,身中不适之感不可惊疑,只要死心人定,自然神通慧生,而六通顿足。

太乙元君曰:“神俱六通以后,而身中三部八景,即二十四真诸神皆现象,而为我护法神王。所谓二十四真,乃六根八识,三魂七魄也,皆有名字。”又云:“身中有九宫真人,不可不知也。心为绛宫真人,肾为丹元宫真人,肝为兰台宫真人,肺为尚书宫真人,脾为黄庭宫真人,胆为天灵宫真人,大肠为长灵宫真人,小肠为玄灵宫真人,膀胱为玉房宫真人。至道不薠诀存,真泥丸百节皆有神,不能一概而论。修真之士须要小心谨慎。到此时,见诸神现象必须见如不见,闻如不闻,死心人定,方保无失矣。”, 圣胎功近圆满之时,身中阴气消尽,各器官纯阳现象是自然现象,夫人体一小天地也(宇宙),修成金身仙体,自有洞天仙府,修士自悟。

日月合壁后,静极之际,然觉纯阳之气从涌泉上行,此时宜督升任降中下二田,用三昧真火烧炼体内阴邪,三关九窍,五脏六腑之垢殆尽。体变纯阳之躯,乃纯阳祖气助圣胎之天机也。勿误此机。

体变纯阳,彻底绝谷,谷绝阴断,斩断尘缘,方能顿足通慧,太和元气冲满其中,则胎圆而神全矣。终不见饥,五蕴皆空,六通顿足,保存灵慧,切勿妄用,神仙之道俱矣。

纯一道人云:“盖养胎人定,心不牵世味,凝神深皈寂灭,乃能性命合一,自然重生五脏,再立形骸(彻底脱胎换骨),无质生质,结成圣胎。一心主静,万缘俱息,外想不人,内想不出,终日混沌,如在母腹,方为活死人也。此时防气将尽,世上可乐之事,则心不动摇。,而心经真气自然吐露,化为红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前(昆仑为乾顶也);肝中阴气将尽,世有可怒之事,则肝不动,化为青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左;脾中阴气将尽,世有可欲之事,则脾不动,脾气真气吐露,化为黄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顶;肺中阴气将尽,世有可悲之事,则肺不动,肺经真气吐露,化为白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右;肾中阴气将尽,也有可恐惧之事,则肾不动,肾经真气吐露,化为黑色云霞,朝与昆仑之后,名曰五气。所谓朝元者,不须用法,依时其气静极自然上朝,将见青气出自东方,笙簧嘹亮,旌节车马,左右前后,不见多少。须臾南方赤气出,西方白气出,北方黑气出,中央黄气出,五气朝于上元,氤氲盘旋,千万别出看他,死心人定。古人云:神居窍而千智生,丹人鼎而万神化。“五心之灵,感天地之灵,则内真外应,外真内应,浑然混合,这段功夫,全以至静为主,不动为宗”。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指出:“人能常清静,天地悉皆归”。则太虚空中自然显出一轮红,与我丹光上下相应,合而为一也。

五气朝元以后,息脉俱寂,静定之中,然而会出现心火下降,肾水上涌,五脏生津,百脉流通,心经上涌,鼻闻异香,舌生甘津,已绝饮食,昼夜不寐,夜间隔墙观物,预知前因后果吉凶之事,顶上红光缭绕,眉间涌出灵光,是仙胎药力初生,关窍开通,诸般景象,死心深入大定,盗天地万物正气之验也。

有时会有三宝现象之机,上中下三田内出现三座莲台,圣婴端坐三莲台,此是金丹之化机,勿着幻景,冥心人定,金莲自从黄庭出冲霄汉,散作金花缤纷降下,闭目凝神人定,以意留之,而金花皈依圣台,育我圣婴也。

其二十七层为:阴尽阳纯,十月胎圆

修炼丹道,养胎人定,是一个极严密的人体生命科学养生系统工程,差之一毫,失之千里,中黄庭行大周天功的过程,也是消阴长阳的过程,天魔外邪,人体疾病,不正确的意念,统统归结为阴魔。阴魔有三尸六识之谓,古人称三尸虫为:青姑,血姑,白姑,专门伐人身体,阻碍修道信心。修道者要斩三尸虫,净身心。六贼为:耳目鼻舌身意六个感官,它使修道者外欲重重,不宜人静。故曰六贼。在胎婴功圆时,魔境也现,进一步无极先天大道,退一步阴魔障路弥漫。修道之士断魔,是最不容易的一件事(近人把魔境作仙境,可笑)。

如果出现良景,天堂美景,琼宫琅宛,群仙朝贺,天书敕召,死心人定,不可着意动心。如果出现恶境,地狱恶像,神头鬼面,洪水猛兽,却勿当真。见怪不怪,其怪败矣。此是三尸六贼作祟。修道者要正确认识世界(什么是大道),正确改造自己(修道心法),方能消阴长阳,炼成“无极大丹”。

修道者要知道精分先天元精(阳精)后天浊精(阴精),神分为先天元神和后天识神,阴神和阳神。什么是金丹(大丹),用现代术语就是精和元神的化合物。丹就是圣胎,圣胎又叫“法身”,法身纯阳之后叫阳神,神证六通之境必须是先天状态下纯阳之功。性命双修才是唯一途径,其它手法皆左道旁门,坠人邪门,步人歧途矣。笔者回顾大干世界茫茫众生,悟者寥寥无几。

十月胎圆之后,灭尽静定之余,露出性光,静中外视,紫霞祥烟满目,顶中下视,一团金光罩地,不可着他,死心人定,自有金莲纵地起,白雪满天飞,金莲从地涌出,上透九霄,自然化为雪从天飞来,缤纷而下,以意留之。仍皈身中,育我仙婴,乃十月胎圆,止火候到矣。一旦天花乱坠,不知止火,婴儿又有火焚莲座之危险,天花乱坠是出定中宫,迁入上田之景到也。必须止火化神,不须再用寂照之功,只用一味还虚心在于元,俱入于无,而火方得止,又人定出定,出定者,离中田迁入上田也。人定者,凝神于合谷泥丸,使耳目重开,聪明再启。出定之时,在止火之日,倘在止火前出定,神必荡而远矣。若在止火后出定,神又顽钝而不灵矣。如果不知出胎之法,只能久住于此,不能超凡人仙,修者把握此良机也。

古丹经云:“气人脐为息,神人气为胎,胎息相合,名曰太乙含真”。圣婴功圆时,现“法身”与修炼一模一样。尽管“法身”具备六通之能,三华聚于顶,五气朝于元。但它仍像婴儿一样性体嫩弱,须修炼者重新换炉设鼎上田,返还到纯性功阶段,行三年乳哺,九年面壁之功,方能功德圆满矣。道书上把这一阶段的功谓之“中乘神仙”。

4、炼神还虚,乳哺面壁(与道合真)

法 语

天花乱坠火须止,五彩缤纷勿恋居;霹雳惊雷震紫府,电光闪闪九天宇。

乳哺三载心铭志,速去速回戒迷域;面壁九年无欲耻,虚无虚无大罗躯。

《丹道要旨》最后一步功为“炼神还虚,与道合真”。那么炼神还虚又是通过三年乳哺和九载面壁来实现的。

(1)还虚之理:

阳神养成,尽性了命之事已毕,无生死之患,修炼至此,圣体尚嫩,欲其慧光,凝结不散,须行调养还虚之功,乃能坚其圣体老成,如停止不前,未能法力广大无边,神俱六通而广大。阳神之为物,系人之灵性与祖炁相结合所成者也。虽为气体,较一切后天有形之物更为精粹,然犹有气性,仅限于祖厢界内,不能超人虚无之境,而于原始真空合体,所谓“与道合真”。元始天尊在天之最高处,三十六天之上——大罗仙境,皆喻“道”之极也(三清之言即道言),初出阳神之后,易于动摇,调养人定已久,方能镇静而不妄动,故定而又定,乳而又乳,行三年哺乳,九载面壁之功,务使气体全消,而与太空合体,合乎虚无自然之虚空,养成真空妙相之金身仙体也。修到“虚无元始”方为至矣极矣。

(2)还虚之法:

其二十八层为:超神上田,性宫悟真

南极老人云:“圣胎初脱,由中宫超人上田,上田乃是天宫内院。若无正觉主宰,不知不觉,当五色五音,蜃楼海市,宇内之奇观,杂投猝至。繁华内院一切境界,天仙诸神,千万不可交谈片语,百出相尝,真人一坠其间,鲜不昏沉而死,真人已死,前功尽废,真可悲哉。必须心定性定,死心不动,万般景象,闻如不闻,见如不见,真人方保无失矣”。据说刘祖插花真人,当神超内院,迷人繁华之境,而不能出昏衢,以登彼岸,所以有花街炼性一节。大周天之火候,从炼丹至此,是真是幻,一概不理,必须死心人定,方保万无一失者也。

由下田迁往上田是一个细微复杂的过程,一有疏忽,其功必败,古有无数个修士因超上田而前功尽废。现摘广成子迁上田之语曰:“当阳神由中宫迁上田,必须从十二重楼经过。十二重楼城綦重矣。惟是默然端坐,若有知无知,若用力不用力,但存一息千里,千里一息之念,才是倏忽过重楼功夫。功夫至此其细如丝,神也难传,自领自惰耳(多么不易,修士谨行之)真人过十二重楼起内苑,此时,天门将开未开之际,心若昏沉,阳神将杳然而飘荡。惟灵真不寐,昏默有所把握,将阳神迁往上田,寂照于上田泥丸之中。速引入灭尽,定而寂灭之。即凝神于泥丸,不着于上田,以阳神寂照于上田,存想三田化成一个虚空世界,无边无际,无内无外,空空洞洞,明明朗朗,阳神迁到囱门之时,千万不可下视,恐神惊怖,恋壳不敢出,此是第一层色身。虚空大界打不破,难出昏衢。自待内真外应,二火交光,开门自开矣”。

天花乱坠,圣胎功圆,止大周之火候,迁阳神上田的过程,修士可解为重新换炉设鼎于上田性宫天谷内院的过程,此节功夫一瞬间,稍有差错,前功废弃。百日筑基,十月养胎,付诸东流,彻悟广成子道祖之秘传,完好此节功。

其二十九层为:阳神出壳,身外有身

神迁上田之后,丹道功进入上乘的修性阶段,坐中自观三华聚顶,五气朝元之景,眼前有五色祥光,瑞霭飘逸,有时出现雪花一样晶亮点飞舞,出神之期至矣。

刘樵阳云:“阳神由中田迁上田,混合静定,待静极之际,忽然霹雳一声,轰开顶门(笔者阳神出壳时电闪亮灼如白昼,雷鸣震灵阳神)即当闭目冥心,凝神人定于天谷内院,觉得身体如在虚空,神气飘然,明朗不昧,逍遥自在,而色身之五官百骸,自不见有,五气自然凝结为彩云,拥护法身,此时演阳神出壳之功。或见音乐嘈杂,喜气盈盈,金童玉女,左拥右护,或驾火龙,或乘猛虎,自上而下,所过之处,楼阁观宇,人间帝王。一切魔境,不可着他,必须见如不见,闻如不闻,无人大过于我(三界内外,唯吾独尊之念),只管乘驾上升,左右前后,官僚女乐,随行侍从,留恋而不忍离,虽然终是教我过门不得,如此升降,不然其数,积习纯熟,一升而到天空,一降复归旧处。上下往来,绝无滞碍,自上而下,如登七级宝塔(三十六级宝塔),加上十二琼楼,一楼而复一级,候雷声响震,电光闪灼,红光遍界,紫焰弥空,二火交光,响震一声,顶门大开,一念思出天门之外,迁出凡身,身外有身矣”。六丈金身已显,化则为气,聚则成形,金身修成,八万四千根也放毫光,化作精光神将卫道护法。

天门打开,真人飞上太虚,头顶有不适之感,甚至疼痛难忍,切勿惊骇,疼过三日,自然安然无恙。此时恐阳神性嫩,迷而不归,应速收回金光阳神。

其三十层为:金光五气,护卫阳神

阳神出壳,身外有身,其状如炼丹者之姿容,是修真者第一次超凡脱俗,修士切勿惊喜,稍有差错,复为凡夫俗子矣。应谨慎修为。慈航道人云:“神即迁到顶门之上,顶门如同天门,脑宫即天宫,切勿惊怖,只管放心大胆,一志凝神,存想法身。一念思出天门之外,随即闭目往下轻轻一眺,如梦初醒,而身外有身矣。阳神初出之时,居于色身之旁,三四尺许,而身所有一切,万不可起视听之心。无论三亲六故,祖父妻子,诸仙众神来参,天书下诏,王母来请,或真或幻,一切境界皆当置之度外。一切莫认,一切莫染,切不可着他,只死心不动,绝虑忘情,一味人定,不睹不闻,静以待之,顷刻之间,而自己身中即透出一道金光或白光,大如车轮,现于面前,即用真意将法身移到光前,凝聚留恋,真意一定存想金光渐渐收敛,金光缩小如寸许,状似金钱,即将用意一吸,收入法身之中,而法身即人于凡躯。性海之内(上田)收回本宫,仍依灭尽定,而寂灭之,深人大定。古云:“金光为化形之妙药,千万不可错过,过此时如金光散去,未收再无有矣。终有留形之说,不能化无形者矣”。

道书和古神话典故多次讲腾云驾雾之举,大丹未成乳哺面壁未历者,只是符咒借外力而已。此是左道旁门之为。修真之士所驾之云,乃法身纯阳过程中自己炼就者矣。太极真人曰:“阳神初出凡躯,形仅三寸,盘旋左右,回顾莲坐,立即收入上田神室,寂灭静养,九九次(乃八十一之数),方布本身五芽灵气,此五芽之气,即静极之后,五气朝元之为也。照耀空中,化为五色祥云,然后再将本性灵光,运动真意射人祥云之内,化为一团金光,大如车轮,而阳神端居金光之内,其丹光余气,悉化为天魔外道,百般景象,引诱阳神,稍差着声色于闻见,阳神即一去不返,人于魔境,转生六道,世人认为坐化小成之果也。非也,前功废矣(尽管有人凡躯不朽,但为尸解坐化,未成正果,或曰仙去,欺人之谈)真可悲哉。此皆因炼未纯,心未真死之过也(识神灭)。必须一意守住金光,死心不动,一切魔障不着自退,待魔境退,金光缩小,须用真意照定金光一吸,连法身收回性海本宫,混而为一,静定之,久之以后复出之。此阴魔皆化为真神,现在眼前,于色身一样,方保无失矣”。

此乃阳神初出,初调养乳哺也。

其三十一层为:调养阳神,初行乳哺

阳神的调养,是神返先天纯之又纯的过程。何谓天仙?伍冲虚真人曰:“天仙乃性命元神”。一语道破天仙之天机。修者陷于迷茫,妖人胡乱用左道旁门术语欺骗无知者,终身修炼,愈修概念愈乱,陷于泥潭,遗恨终生。伍之一语,如霹雳一声,震开迷团,度出无尽苦海群生。调养阳神,又是度尽苦海群生的舟船。现把陈抟老祖调养阳神出人口诀简介之。

陈抟老祖曰:“阳神一出而不返,皆为炼己未纯之过耳。阳神出去,必须一意守住金光,死心不动,其魔可退。阳神不可轻出轻放,应速去速回,又恐见自己色身形壳,如一粪土相似。而阳神不肯复入,必须从旧路出入,不可回视,恐阳神见而生惧。俗曰:回头不识尸。总要演习纯熟,出则一步,即人回本宫。九九数足,再学第二步,收回本宫,以至九九数,向后皆同此意也。调至三年,先去西方,次去东方、南方、北方,上下统演三年,总过境不染,见物不迁,收纵在我,来去自如。一进泥丸,色身便如火热,金光复从毛窍问发出,倘一见可惧则怖生,一见可欲则爱生,田连往返坠入魔道,而难成正果。总以死心入定为主,喜惧哀乐不动为宗,此十月胎圆,三年乳哺之功。”

古曰:“神仙心如铁石。”是指阳神经三年乳哺调养之后,断七情,绝六欲,性体纯阳老练矣。

其三十二层为:三年乳哺,神通变化

阳神初行乳哺,不迷本性,尽管十月胎圆时已是三华聚顶,五气朝元,具备六通之功能,然则不能随意所现神通变化,尚需养成真空妙相之圣体也。故调养由生到熟,由近至远,由嫩到固。其方法即阳神初出,圣体尚嫩,欲其慧光凝结不散,必须调养,乃能坚固老成。法力无边广大,乃能神通变化。盖乳哺者,炼神人定之谓也。调之又调,乳之又乳,合乎自然之虚空,成就真空妙相之真体也。

白玉蟾真人云:“三年乳哺之功,七七存养之道,是必神还虚,凝神而人定,初调神出壳,旋出而旋人,依灭尽定而寂灭之,一定七日再调出,而旋人仍依尽灭定而寂灭之,一定二七始,再调出而旋入。一定三七始,调出旋入。一定四七始,以及五七、六七、七七始,调出而旋入,渐次调养,三年而后已。”

彭鹤林曰:“前所一定七日,非谓七日,与七七日之内绝无动机,纵有阳光透出之景,即当以意留之,收入法身内,依灭尽定而寂灭之……必定当到出定期,再出神。出收方法依旧。”

东华帝君曰:“其调神之始,一七、二七、三七而放,一步、二步、三步而旋入,或五七、六七、七七而放出,一里、二里、三里而旋入。一年、二年、三年而放出,百里、千里、万里而旋人,调养三年之久,不可田在外,还有一定九年功。”又云:“调神出入,待天气晴朗,无风云雷电,方可演神出壳。三年以后,方可太虚为宅舍,天地山河尽是我之床枕,举步千里,遍游万国,出有入无,通天彻地,入金石无碍,分形散影,百千万亿化身……名曰神仙者是也。三年乳哺之功,总而言之,阳神调出旋入,演习纯熟,圣体老练,总以在内者多,在外者少,三年功成之后,当行一定九年还虚之功,而壁大成,名曰代肉金仙也(色身成全身,载体而成真也)。”

其三十三层为:虚心忘我,粉碎虚空

炼虚合道,九年面壁,谓之大觉金仙也。炼虚的功夫妙在忘形,无人无我,混沌中有点真气,身热如火,心冷如冰,气行如泉,神静如岳,虚其身心,去其作用,而听诸大道,自然运行,是我非我,是虚非虚,造化运旋,人能达到忘形地步,阳神与太虚同体,谓之炼心,阳神无像,故曰炼虚。而九年炼虚之功,变化无穷,可以踏霞驾云,粉碎虚空,浑身飞石。

阳神和色身肉体混而合炼,静之又静,定之又定,寂之又寂,灭之又灭,虚之又虚,虚无自然。南华真人庄子的《逍遥游》可以体悟其间玄妙矣。

太上曰:“还虚一着,是将从前千磨百炼,分形散影,通天彻地之阳神,复归于旧躯,收人性海天谷内院,净色身炼化,浑人法身之中。又是性命合炼,复将阳神送人性海,退藏祖窍太虚无极之位,要将色身炼铸陶熔,得不有不无,非色非空,无内无外,不出不入,无始无终,如龙养珠,蛰藏而不动,如鹤抱卵,安眠而不起,沉之又沉,静之又静,从前所修证百千万亿化身,乘龙跨虎,步日玩月,千变万化,一齐收入无生国里,依灭尽定而寂灭之。必须大死一场,谨慎护持,毋容阳神再出,盖阳神百炼愈灵,千炼而愈静,炼之复炼之,炼炼不已,则阳神之慧光神光,收之愈密,斯放之愈善,隐之无可隐,斯显之无可显也。将阳神蛰藏祖窍之内,定极灭尽之余,或百日,或十月,而一炉光兀兀腾腾,满鼎真火,炎炎烈烈,自内窍透出外窍,由大窍贯人小窍,无内无外,无大无小,透顶彻底,光光相照,窍窍相映,而人也物也,莫不照耀于神光中矣……”,这是讲形神混合而炼,虚空粉碎,消化凡躯,凡躯化为金刚不坏之躯,化则为气,聚则成形,修者自体验,自悟慧。

其三十四层为:敛神韬光,光明洞彻

炼虚的过程,说的更详尽一点,就是打破性命之界限,重新性人命宫,大道初成,修炼乃不能止。《封神演义》是神话小说,中间充满修道哲理,如元始天尊是三清之一的中间一位掌教教主,他尚且和太上道德天尊(老于)下凡之后,不多言语,默运元神(还在深造,潜修),何况初成道和未成道的后辈呢?所以再性命混合而炼,功无止境。

古云:“倘然不能充塞于天地之间,即未满无量功德统天地之分量,再敛神韬光,销归心下肾上,金鼎黄庭祖窍之中,一切莫染,仍依灭尽定而寂灭之。寂灭既久,或一年或三年,形神渐至浑化,色空渐归真常,真至空定衡极,灭尽无余之际,而神光又渐渐发露,如云电烟霞,从太虚无极窍中洋溢蓬勃,滚滚而出,贯于上窍下窍,大窍小窍,窍窍皆有神光也。光明洞彻,照耀十方,上彻天界,下彻地界,中彻人界,三界之内,觉得处处神光充塞,若琼境之互照,犹帝珠之相含,重重交光,历历齐观,而神也鬼也,莫不照耀于神光中也……”

其三十五层为:无极神光,至大至刚

修炼至道,不是尸解,尸解者为鬼仙也。坐化尸解非上乘至道,形神合一,形神俱妙,色空俱泯。笔者体味,由前功再敛神韬光,销归于秘密玄窍之中,一尘不染,乃依灭尽定而寂灭之,寂灭日久,直至三年九载,空定衡极,灭尽无余之际,神光周足,法相圆满,色空俱泯,形神俱妙。其敛也,至精至彻,纳入芥子而无内。其放也,至大至刚,包罗天地而无外,将见无极神光,化为太阳红光,恰似赤赤红日,从太虚无极窍内,一涌而出,崩开分散,灿烂弥漫,无边无量,为万道毫光,透彻于九天之上,贯通于九地之下,若千万赤日放大光明,普照三千大千世界,而圣也贤也,仙也神也,及森罗万象,莫不现于太阳红光中矣。然则至大至刚,犹未尽其妙也。

万物有坏,唯空不坏,道运功满,古谓上及三十六天,下照四大部洲(古人谓地球仅四大洲也),须再敛神韬光,依灭尽定而寂灭之,或百年千年,一劫二劫,直至虚空粉碎,与道合真,将见复放无量宝光,直充塞于四大,得与贤圣仙真相会,自元始分离,今日方得会面,彼此交光,吻合一体,广无边际。面壁功满,天书下诏,九祖升天朝金阙,拔宅腾越太虚巅,封以真诰,授以天爵,名曰“大罗天仙者是也”。

其三十六层为:虚无之极,与道合真

古人云:“阅尽丹书万万篇,末后一着无人传”。指炼神还虚,炼虚合道之谓也。盖还虚之极乃三年乳哺九年面壁之功也。还虚归无之极,其实是矢志凝神气穴忘绝凡情,至此末后,还虚人定,不过忘却仙情而已。依灭尽定而寂灭之。不出不入,忘我,三千大千世界,大地山河,尽归于虚,死心归于大定,或百日十月,三年九载,百年千年,千劫万劫,直待四大崩散,虚空粉碎,无形无迹,此乃载肉体修成的大罗天仙也。万劫不坏之金身仙体。

古今多少修士,遍阅道书,不能自悟,隐入迷茫,有言于性而略于命者,有言于命略于性者,偏废性命哪能成为大罗天仙。或曰成仙也是小解坐化之功(皆尸解阳神出壳不归)。古人云:“命由师传,性由自悟。”忽略阳神出壳之后乳哺面壁之功。乳哺面壁之功,也是继续存养阳神之功。笔者把“炼神还虚”分为九个层次,一步一步,踏踏实实修持,切勿松懈,沾沾自喜,而功倍事半也。看《丹道要旨》,细阅自体,参悟其中玄机,而欲修太上无极先天大道,不可崇信妖言惑语,只要有财有侣,自能修成大丹,斯道至矣。

古人曾云:“任他三千六百傍门,九十六种外道(其实更多),总于太上,存理养气,尽性至命,大同不同。”丹经万卷,藏头露尾,更加文字晦涩,隐语繁杂。使人追解一言一词之谜,其实仅一性一命也。

修道至真于虚无冥合,直至虚之又虚,无之又无,无无直至无可虚无,方至其极也。行道至此,谓之无上之上,玄身至此,谓之无前之前。至此尽头才谓真正功圆而果满矣。